抖音小说,抖音吧 - 历史小说 - 大夏纪在线阅读 - 第二三九章 道不同

第二三九章 道不同

        心中防备,方云正待转身离开,大荒金丹突然自发转动起来,浑身汗毛顿竖,警惕感油然而生。

        大荒战炁瞬间布满全身,方云目光炯炯地看向血潭。

        血蛟盗首掉落的血潭冒起了咕嘟咕嘟的气泡,一个身穿道袍的奇怪修士,从血潭之中,缓缓地升了出来。

        道士初一看,仙风道骨,长发披肩,胡须及胸,须发皆银白如雪。

        但细看道士,却又无比的别扭,他那脸庞,好似烧红的大虾,通红如血,而且,天生一副贼眉鼠眼,猥琐地将一身仙风道骨破坏的一干二净。

        几乎是看到这道士的同时,方云的心中已经知道自己遇见了谁,并且高度警觉起来,深知今日一场恶战必不可免。

        前世鼎鼎大名的血蛟道人,跟小羽不同的是,这是个臭名昭著的邪道高手。

        要不是他修为高深,血蛟盗又神出鬼没,搞不好,他早就被强大修士主持正义给灭掉了。

        第三波大夏之风吹拂,人类各部不得不团结起来对抗日益恶劣的大夏纪。

        而哪怕到了生死关头,小羽也从来不跟血蛟道人这种人渣打交道。

        其人品值之低劣,可想而知。

        但此时,血蛟道人并不知道方云已经对他的所作所为了如指掌,出来之后,脸上浮现出的,乃是一种看起来很别扭的悲天悯人的表情:“小友厉害,果断为民除害,哎,这群天杀的恩将仇报的家伙,我给他们传道,他们却霸占了我的道观,还把个道观搞得乌烟瘴气,还好,天作孽不可活,小友你来了,老道谢谢你了啊。”

        方云依然高度戒备,心中却产生十分意外的感觉,前世记忆之中,血蛟道人修为高深,心狠手辣,而且根本就不会废话。

        现在,方云的感知之中,其修为也绝对在自己之上,一旦打起来,自己十有八九会落在下风,但这家伙此时居然假惺惺地来了这么一段,还真是出乎方云的意料之外。

        方云心说,你能装得更假一些吗?

        或者从天井后面的道观出来,起码还像是那么一回事,直接从血潭冒出来,这算什么?

        此时的血蛟道人,并不知道自己的表现无比怪异,看到方云一脸戒备的样子,脸上挤出丝丝笑容:“小友,别那么紧张,我的修为虽然比你强大的多,但是,我们绝对会成为好朋友,好道友的,我已经感知到了,小友你的身上,澎湃着精纯的血液力量,却是比那些走歪门邪道的家伙,更加适合传承我的血蛟之道……”

        方云有点明白了,这猥琐道士看上了自己的大荒战血,怕是别有用心。

        依然警惕着,方云冷冷说道:“你这血蛟之道惨无人寰,狗屁不通,根本不是我之道。”

        血蛟道人的脸色有点难看,血红的脸上,好似能滴出血来,不过依然谆谆教导般说道:“小友,你这却是大错特错,就拿刚刚被你灭掉的两个家伙来说,他们三个月前拜我为师的时候,还是普通凡人,结果你也看到了,仅仅三个月,他们已经凝结血丹,具有了超凡脱俗的战斗力,我这血蛟之道,可是正统的‘血道传承’,要不是看小友你一声旺盛气血实在难得,难道你以为今日老道会有如此好说话吗?”

        方云仰头哈哈大笑,旋即笑容猛地收敛,厉声吼道:“他们,为了修行你这所谓的正统血道传承,在外边大摆人肉筵席,残酷折磨凡人,无所不用其极,这就是所谓的正统?我现在,只是相当疑惑,为何他们没有给九天神雷给活活劈死。”

        血蛟道人桀桀怪笑两声:“好,小友果然说道了点子上,你是不是疑惑他们煞气如此之重,是怎么度过金丹之劫的?桀桀桀,不怕告诉你,本道长的血蛟大道自有秘术规避金丹大劫,这却是血道之术的最大优势,小友只要入我血道,将来破丹生婴的时候,照样有法子逃脱神雷锁定,逍遥成仙。”

        方云双眼神光闪闪,低沉地说道:“为了逍遥成仙,就可以草菅人命,负罪于天吗?岂不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血蛟道人眉头轻轻一皱,打断方云的话:“小友,你的这个观点有些偏颇,我用这么句话跟你说,那就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只要能够修行成仙,一些小手段,是必须的,些许血煞那也是必然的,这些人虽然用了旁门左道之术修行,但我真不觉得他们为了提升修为,灭杀那些凡人刍狗会有什么太多的罪孽。”

        这才是血蛟道人真正的面目吗,视人民如同草芥,居然还在这振振有词。

        方云浑身气势节节攀升,冷冷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还有,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句话,不是你这么解释的,不要断章取义,曲解圣人之道。”

        血蛟道人神色一正,义正辞严地朗声说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两个小家伙急于求成,趋于旁门左道,倒是真的,但是,他们炮制血食的办法,却也天经地义,这么跟你说吧,我等修士之与凡人,就好比凡人之与猪狗,凡人能屠狗杀猪开满汉全席,修士开个人肉筵席,好似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瞒小友,在我眼中,这些凡人和猪狗一样,都是血食,区别,只是血食的血量大小而已。”

        凡人能屠狗杀猪,修士能开人肉筵席!

        听到血蛟道长这个观点,方云的心中彻底将其打上了大反派的标签。

        气愤填膺,方云浑身战炁奔涌而出,身躯腾空跃起,拉开了铁拳:“道不同不相为谋,狗屁道人,吃我一拳。”

        大荒战炁血的传承有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蛮横。

        大荒战炁血没有太多的花哨,没有太多的应用法术,就是修炼成一身强横的战炁、战血,产生破坏力极大的力量施加在攻击之中,让修士的每一击都具有无比强横的威能。

        方云深知血蛟道人的厉害,率先强攻,这一下却是完全没有留手,招式乃是大力牛魔拳之牛魔咆天,而核心则是全身战炁和战血之力。

        一拳击出,排山倒海的力量已经破空而去,将血潭激荡起阵阵涟漪,速度之快,力量之大,血蛟道人跟前的空间好似瞬间一片寂静。

        血蛟道人双眼红光闪烁,依然还想规劝方云,一声清喝:“小友,好强的气血之力,如此资质不修我血蛟传承,还真是暴殄天物……”

        说话声中,血红的,好似枯骨般的手爪伸了出来,虚空一按,不躲不闪,挡在了方云拳劲的前方。

        嘭的一声闷响,拳劲和爪力相碰,天井之上,一股气流冲天而起。

        血潭猛地震荡,层层血雾,四散溅开。

        巨大的反震力量传来,方云的身躯不由自主向后暴退两三步,咚的一声,撞在了墙上,脚下,拖起了一条长长的沟槽。

        血蛟道人微微晃动,在血潭之中稳住了身躯,收回自己的血爪,脸上露出无比欣赏的表情:“小友能以金丹初期修为,接住我这一爪,气血之力,还真是世所罕见,小友,不要迂腐了……”

        方云右脚在地上轻轻一顿,牢牢地站在了地上,心中涌起阵阵忌惮,血蛟道人果然道行高深,乃是方云炼成大荒战炁血之后,第一个正面迎接战炁、战血之力而丝毫不落下风的修士。

        不过,对手越强,方云心中的战意越浓,再度握拳浑身战炁鼓动,第二招牛魔咆天又在蓄势。

        血蛟道人眉头皱起,言语之中有些不快了:“小友不要不识好歹,我只问你一句,人命是命,猪狗之命难道就不是命?你这一身气血,修行的时候,又是灭杀了多少生灵,他们跟人相比,又有何不同?”

        人命和猪狗之命怎么能够雷同?方云发现自己跟血蛟道人的思维根本就不是一个频道,大声暴吼:“叛经离道,狗屁理论,再接我一拳。”

        牛魔咆天是连续技,拳势发动,就是接二连三的重拳。

        方云不管三七二十一,战炁战血驱动,大步横空,担山追月,狂暴地向血蛟道人杀了过去。

        强大的气流,随风而动,方云攻过去的矫健身影好似化为了一头强壮的大牛,一波波地不停猛撞。

        血蛟道人怪叫一声:“小子,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好,我就先打到你服气,再来跟你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