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抖音吧 - 历史小说 - 大夏纪在线阅读 - 第七一九章 附加题

第七一九章 附加题

        方云幸运的得到了一只玉兔的跟随。

        跟艾希娃椰不同的是,这只玉兔直接没入方云的体内,消失不见。

        方云内视自身,豁然在自己的筑基莲座上,找到了这株灵药。

        方云的筑基莲座十分了得,乃是天罡数三十六瓣大荒青铜莲座。

        如今,在大荒青铜莲座外围,再度多了三十六瓣莲花花瓣,这些花瓣通体火红如玉,看上去,好似用火焰组成,实则由灵药变化出来的.

        三十六本为天罡。

        再多了这株灵药之后,方云又有了七十二地煞之数的筑基莲座。

        天罡乃方云修为先天生成;地煞乃火焰莲花后天补足,方云看到筑基莲座的变化,心中涌起了十分惊喜的感觉。

        这株灵药直接跟方云共生,成为了方云修炼根基重要部分,此次月宫之行,真是所获良多。

        其他同伴虽然很努力表现,但是,当方云获得玉兔的认可之后,其他玉兔一窝蜂散开,不见了踪迹,这一个药圃之中的幸运儿,就是方云了。

        从药圃出来,凰三一路羡慕嫉妒恨。

        大家一讨论,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每一个药圃顶多能有一人得到药灵的认可。

        方云没有敝帚自珍,给大家传授了自己的心得:“要得到药灵的认可,不能太做作,自然才是真,其中最为关键的,极有可能是契合度,比如说……”

        刚刚这个药圃主要强化修士血脉和经络,而方云没有刻意去表达自己的气质美,就是尽全力驱动自己的大荒战血,去获得更好的效果。

        无意之间,契合了这个药圃之中灵药的属性,得到了药灵的认可。

        而恰恰,天竺当时跳舞的时候,也没想到过自己会得到药灵的认可,天竺的舞蹈,也是展现肉身魅力的一个奇特方式,所以得到了认可。

        那就是说,药灵玉兔感知到修士的气质美,但修士要必须做得丝毫不露痕迹,要是刻意为之,反而落了下乘。

        这段路上,不知会有几个小型药圃,每走过一个药圃,就少一次机会,所有同伴听到方云的分析之后,不由齐齐开始思索,表示明白。

        也就是此时,格拉海德提出了一个全新的思维方式:“各位,有没有想过,我们设计一下药灵,不说把药灵一网打尽,最起码,或许每人都能捞到几株灵药……”

        格拉海德的想法是,进入药圃之后,让天竺公主开始跳舞,吸引玉兔的注意力。

        等玉兔习惯了大家的存在之后,大家搞些小动作,就有了可能。

        以队伍成员的修为,再加上一些小手段,抓住一些药灵的可能性会相当大。

        不得不说,格拉海德的建议很有诱惑力,同时也很有操作性。

        如若操作的好,想来,每个修士都能有些收获。

        凰三觉得这个办法可行,赞扬格拉海德真是聪明透顶。

        霍银微笑着看向方云:“方兄,你觉得如何?”

        方云稍稍思考,然后认真地说道:“我的意见是,最好别这样做,原因有二,其一,我们前来月宫寻找机缘,主要目的是找到应对地球当前困境的办法,而不是获得灵药;其二,药灵已经散发出许多药力,帮助我们改善体质,也就是说,我们已经得到足够多,不应该贪得无厌。”

        格拉海德笑着说道:“我们需要将利益最大化,要不这样,小方同志,我们按照你的规矩,每人最多收取三只玉兔,你看可好?”

        方云看看吕洞宾,低声问道:“吕哥,你怎么看?”

        吕洞宾马上笑着说道:“我自然以你的意见为主,小云,你有所不知,对我来说,修行主要就是修心修剑,灵药对我来说乃是身外之物,有则高兴,没有,也丝毫不影响我的心情。”

        让方云没有想到的是,鸠摩什此时双掌合十,肃然说道:“机缘机缘,有缘者得之,我们如若强求,无疑落了下乘,设置这一关的前辈,想来必然有所安排,一旦走出臭棋,搞不好能不能遇见药圃都难说。”

        凰三一听,顿时恍然大悟般地说道:“大师的意思是说,我们现在这样才是正常的过关方式,不能投机取巧?想一想,也有道理,这些玉兔这么可爱,我们真要狠心捕捉,搞不好就会破坏药圃的设置,引起一连串的反应。”

        方云看着格拉海德,朗声说道:“两个药圃都只有一只药灵认主,很显然,这种设置就有着其内在道理,如若我们破坏了这个规则,最大的可能就是得不偿失。”

        格拉海德对身边同伴一看,豁然发现,此时此刻,基本上没有人支持他了,不由有些豁然地说道:“我也就是如此一个提议,我觉得,药圃可能不会太多,别到时候,我们大多数人都得不到灵药,空留遗憾。”

        霍银拍手笑道:“嗯,我也是大骑士的这个观点,不过呢,我也同意方云你的意见,我这有个折中办法,那就是,我们将这儿可能出现的药圃,进行一个大致计算,力争在最后一两个药圃的时候,再来大规模捕捉一次,方兄,你觉得可行吗?”

        方云不由心中一动,想起了霍银的强项,那就是算计。

        点点头,方云由衷地说道:“忘了大博士在场,有你在,细节上的分析无人能及,好吧,有劳大博士计算一下,这台阶周围,我们大约能遭遇到多少药圃,大约什么时候,开始捕捉药灵。”

        霍银轻笑着说道:“这个简单,根据我的计算,我们还能遭遇六个药圃,也就是说,第九个药圃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执行大骑士的办法了。”

        九个吗?方云心中不由一动,低声说道:“博士,你且来说说你的计算之术,我们可一起商议商议。”

        霍银在地面勾勒出一些图形,再现了大家走过的阶梯,不仅仅有各个阶梯的角度,还有各个阶梯的高度,长度等等,手对地形图一指,三言两语就跟方云说明了自己的计算方式。

        这种方法,有矩阵知识,如同解几何题,整个计算过程一目了然。

        方云也看得心服口服,也就是说,如若不出意外,这条山路上,真的会出现九个药圃。

        而且,根据霍银的计算,第九个药圃打开的难度会相当大,几乎会达到队伍破阵的极限,所以,他觉得,就算有第十个药圃会出现,大家能进去的可能性也相当小。

        霍银的计算结果就是,第九个药圃是矩阵的极限,也是大家破阵的极限,所以,第九个药圃动手的效果乃是最好。

        而且,根据难度越大,药灵越强的规律去分析,到时候,大家所得,一定也会很不错。

        霍银的计算之术,让同伴们叹为观止,几个国际友人不由露出了无比佩服的表情。

        只不过,听完霍银的意见,方云陷入了沉思之中。

        霍银的计算天衣无缝,一切都十分正常,而且,霍银的思考方式,也跟格拉海德一般,都在追求利益的最大化,这也是西方人的最大追求。

        只不过,根据方云闯荡神级秘境的经验,还有方云修行的经验,却感觉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站在霍银的阵图边上,方云托起下巴,认真思考,脑海之中,大西洲矩阵和华夏阵道快速运转,表情越来越认真。

        看到方云的肃然状态,霍银不由诧异地睁大了眼睛,他这计算绝对没有遗落,难道,这中间还有什么不妥?

        霍银倒是很想看看,方云能够在自己的计算公式上,翻出什么新的花样。

        足足过了一刻钟,方云伸出手指,在地面又勾勒出几段台阶,无比认真地说道:“博士,你考试的时候,有没有做过附加题?我觉得,我们现在就有做附加题的机会……”

        九为数至极。

        破极能增三。

        方云的意见就是,队伍如若表现上佳,按照自己的计算,有可能会遭遇到十二座药圃。

        而毫无疑问,最后的一座药圃,价值最大,能够给大家带来最大利益的药圃。

        听懂方云的意见,霍银微微皱眉,开始沉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