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抖音吧 - 历史小说 - 大夏纪在线阅读 - 第一六零零章 冷清

第一六零零章 冷清

        学校很大,占了整整一座岛屿。

        岛屿北面是大海岩壁,惊涛拍岸,垂直距离达到一千米,极为适合悬崖跳水。

        岛屿东南面,是一望无际的银色沙滩,海浪拍打,席卷着沙滩的细沙,优雅而内敛。

        岛屿上,生长着许多椰子树,棕榈树,树影婆娑,就算太阳高照,也总是能找到树的阴影,从一个学区传到另一个学区,而晒不到一缕太阳。

        学校分成了五大学区,有五大专业学科,每个学区有教学楼、住宿楼、运动场、体育馆、游泳馆……设施一应俱全,并且相当先进。

        他的寝室,是个公寓,两室两厅,一厨一厕,住了四名学生,寝室里,基本生活用品都有配备,可以拎包入住。

        初入提莫儿大学,云方的感觉很好,这儿,堪称是真正的学子天堂,教学环境,比他想象之中的好了许多。

        同寝室的三名同学,同样对学校感觉无比的满意,四人很快就混熟了,并且以年龄做了个排序,老大宗林峰、老二莫如是、老三云天、老四拓谷罕。

        海洋地质学,老大,身高体壮,十分魁梧,显得相当勇猛,胸脯拍得当当响,说打架的事,就交给他了。

        构造地质学,老二,戴着一副厚厚的眼睛,看起来斯斯文文,一双小眼睛,在厚厚的眼睛后面,闪闪发光,显得忒机灵。

        矿物、矿床学,老三,云天身材适中,时时一脸笑容,a栋8803室理所当然的颜值担当。

        岩石学老四个子最小,瘦骨嶙峋,面色有些发黄,好似营养不良。

        四名室友,差不多同一天到达。

        提莫儿地质大学位于岛屿之上,要来岛上,那就需要坐游轮,所以,大多数同学,都会在开学季,乘坐大学的游轮,同一天抵达。

        寝室里几个兄弟,很快完成交流。

        不同的学科,课程安排不尽相同,除了公开课之外,大家读书的时间并不一致,只有休息的时间才会到一起。

        寝室里安顿下来,老二眼睛贼亮地提出一个建议:“此时正值下午,夕阳西下,光和日丽,却是沙滩上最为热闹的时候,要不,我们也去逛逛?”

        老四顿时眼前一亮:“这个可以有,真的,我已经热血澎湃。”

        说完,还挥舞了几下自己的手臂,表示大力支持。

        老大扫了他一眼,叹息一声:“你这小胳膊小腿的,跑去海滩,小心被那些东洋大美人给一口吞了。”

        拓谷罕笑嘻嘻地说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走了走了,沙滩的干活。”

        云天摇摇头,心中涌起遥远的,很熟悉的感觉,就好似回到了自己的少年时代,好似有个朋友,也特别的喜欢去沙滩看美女,只是,貌似自己已经忘了那朋友是谁。

        来不及多想,哥几个就兴致勃勃,跑到了沙滩边上。

        一大片银滩,出现在眼前,远远地,零星看到了几个同学,稀稀疏疏的沙滩上晒太阳。

        每隔不远处,沙滩上还能看到几个遮阳棚,每个棚子下边,还有两个躺椅。

        偶尔,还能看到躺椅上,有一两个同学在闭目休息。

        沙滩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热闹。

        莫如是嘀咕道:“或许,我们太心急了,等一会,那些师姐师妹们,应该就会出来了。”

        此时,云天已经遥遥地看到了一个遮阳棚。

        稍稍一扫这个棚子,云天心中不由微微一呆。

        这棚子显得有些破旧,给了云天一种泛黄的沧桑感觉。

        再扫一眼棚子下边的两个躺椅,云天不由又微微皱眉。

        这两把椅子好似也有些破了,一副年久失修的样子,其中一把椅子上,出现一个碗口大小的破洞,一些海绵之类的东西,从破洞上暴露出来。

        两个细节,顿时让云天有些明白过来,这沙滩,可能远没有老二、老四期待中的那样热闹。

        果然,几兄弟在沙滩一直玩到黄昏,从头到尾,都没能看到几个人,美女就更是没有一个。

        拓谷罕躺在沙滩上,无语望苍天,大声说道:“天,我忘了至关重要的事实,我们地质学,别说美女学姐,只怕是恐龙学姐,到我们这儿都成了抢手货,天,我突然发现选错了学科!”

        兴致勃勃而来,意兴阑珊而回。

        莫如是垂头丧气,拓谷罕长吁短叹。

        倒是宗林峰和云天不以为然,很是习惯。

        没能看成美女,饭还是要吃的。

        或许是回来得迟了些,学校大食堂显得相当冷清,只剩下了小猫三两只。

        胡乱吃了些东西,一行四人返回宿舍。

        是夜,月光稀疏,树影婆娑,海风呜呜作响。

        或许是认床的缘故,云天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总感觉这学校有些不大对头,但仔细去想,却又没有发现哪里不对。

        直到第二天醒来,云天这才恍然大悟,学校这边,直到第二天,竟然都没有指导老师过来。

        也就是说,云天不知道要干什么了,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儿报道,不知自己应该去哪儿学习听课。

        这些至关重要的事情,学校竟然没安排。

        不仅仅是云天这个系,其他系是一个德行。

        哥几个坐在寝室内面面相觑。

        一直等到下午,吃完午餐,学校终于来人了,一个带着墨镜,身穿西装,留着平头,很象社会人的男子过来了:“我是汤姆笪,这是你们的课程安排表,还有,这是你们必须记得的学校校规,必须牢牢地背熟悉了,才能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希望你们不要违背,不然,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平头哥气场很强,他一来,宿舍里的同学们大气都不敢出,等他走出老远之后,拓谷罕这才没好气地说道:“校规竟然跟生命安全挂钩?有没有搞错,我们可是未来的科学家,我们可是摩诃天未来的栋梁之才,求个学而已,怎么可能有性命危险?”

        莫如是笑了起来:“你别不服气,你以为你现在站在什么地方吗?小岛之中,这儿的气候和地质可是很不稳定,认真学习一下校规,搞不好真能保证自己的性命。”

        云天不由心中一动,感觉有些异常。

        不过,没等云天过多思考,拓谷罕吵吵嚷嚷,又要大伙儿一起出去玩。

        宗林峰大声说道:“不如我们去锻炼身体,去打打球怎么样?”

        “二对二吗?”莫如是扫了眼云天和拓谷罕,然后笑着说道:“我和老三对你和老四……”

        索特球,是摩诃天常见的体育运动项目,云天觉得,自己有过相关运动经验,不过不是经常打,水平不高,但是,同寝室去玩玩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到了球场,二对二,摆开阵势。

        球场之上,传来咚咚咚的拍球声。

        这时,云天也投入竞技之中,只不过,打了一会儿,云天老是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就算是打球,好似也集中不了精神。

        不过,索特球的玩法并不复杂,云天的水平虽然并不是很高,但应付同伴还是绰绰有余,同老二一起,把老大老四杀了个落花流水。

        一局战罢,云天这队杀了对方一个11比3,绝对优势胜出。

        拓谷罕一屁股坐在球场上,双手撑地,大声说道:“老大,你笨死了,我们两个,完全不是对手。”

        宗林峰猛翻白眼:“还是你太弱,我们三个水平差不多,你是最大的短板,跟谁谁输。”

        此时,莫如是看看周围,皱眉说道:“地质学,难道都是些书呆子吗?怎么球场上如此冷清,跟我们高中的氛围根本就没法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