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抖音吧 - 玄幻小说 - 天启预报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三十八章 战争

第五百三十八章 战争

        周几?

        上校皱起眉头,难以理解这个怪问题。

        因为只有在现境才有一周七天的说法。

        时间在地狱里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一般距离现境越是遥远,时间的稳定性和连续性就会越是飘忽。

        除非有创造主的框架连接彩虹桥,随时可以同调,否则很难精准的确定时间的流逝。

        而经过学者们的测算,在深度九的区域里,通常处于1.34的倍率。也就是说,这里的1.34天才相当于现境之中的一天。

        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表。

        根据深度计的换算,如今现境时间大概是下午两点钟。

        周一。

        上校愣了一下,感觉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从自己脚下经过了,柔软的尾巴蹭在他的腿上,能够感觉到柔顺的毛发。

        “喵~”

        地上,小小黑猫睁大了琥珀色的眼睛,朝着他奶声奶气的叫了一声。

        可上校却如临大敌,撤步后退,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这个东西是什么时候来到了自己身边?为什么自己特地准备的那一件折射棱镜却威胁毫无任何反应?

        不假思索的,他拔出那一把珍贵的配枪,对准那一只凝望自己的黑猫,扣动扳机。

        在轰鸣声里打空了一整个弹夹,紧接着弹匣未曾落地,便有新的弹匣填装完成。

        他再次举起了手枪。

        只看到了一只倒在地上,血肉模糊的黑猫残躯。

        是他反应过度了。

        正当他这么认为的时候,却听见身后传来的轻柔声音。

        “喵~”

        他悚然回头,在火场和黑暗的间隙中,窥见了那一双双缓缓睁开的眼瞳,琥珀色,平静又冷漠,凝望着他。

        轻声叫着。

        “喵~”

        而在他身后,那一具黑猫的残躯在迅速的暗淡消失,仿佛不曾存在过那样。

        只有射入地面的弹痕中曾经存留,一点一滴的鲜血残留在地上,被无形之物踩到了,便在地上留下一行血色的猫爪印。

        “喵~”

        一只全新的黑猫从虚空中走出,回头看了他一眼,走向了火焰之中。

        而有更多的猫儿蹲在这颓废破败的炼油厂废墟上,在钢架,在断裂的眼瞳,在墙壁,在地上,在废墟之中,晃动着小小的尾巴。

        黑色的毛发映照着熊熊的火光,被晒成了彤红色。

        没有丝毫的突兀,就好像它们本来就存在于这里一样。

        不,应该说,它们紧随着象牙之塔和常青藤联盟而来,漫步在每一具尸骸和每一柄武器之上,踩在那些充满杀意和冰冷的眼神中,轻声鸣叫着,终于在此刻彰显了自己的模样,昭示了自己的存在。

        它的名字,叫‘战争’。

        就在槐诗脚下,一只黑猫端端正正的坐着,尾巴在空气中缓缓地甩动着,端详着眼前即将被火焰和黑暗覆盖的一切。

        驯服的等待。

        槐诗微笑,伸出手——

        “AHHHHHHH!!!”

        咆哮声如雷响起,自火场之中。

        再没有任何犹豫,随着上校的反击,一百一十六名来自膏腴之地的半人马游骑兵将手中的巨弓拉至极限,在钢铁与弓弦所迸发的清脆低鸣中,沉重的箭矢破空飞起。

        破甲重箭凄啸着升上天空,随着烈风之中的焦热一同从天而降。

        铁雨覆盖大地。

        而比那更快的是,是黑猫头顶所浮现的古怪方框。

        当槐诗伸手的瞬间,便开启了无形的开关。

        “喵~”

        它轻声叫了一声,凝望了一眼槐诗,在它的头顶的修长方框里,三排图案便其中飞速旋转了起来,无数零件摩擦的声音从方框之后响起,火花飞迸。

        在呼啸声中,骤然定格。

        首当其冲,是爆炸的图腾,紧接着两道宛如燃烧的血滴一样的图案。

        那一瞬间,无数幻觉一般的黑猫骤然溃散,化作烟雾,比箭矢还要快的恐怖速度笼罩在了槐诗的大群之上。

        “吼!!!!”

        在鼠人们的佝偻身体中,竟然响起了洪亮到宛如巨兽的咆哮。

        箭雨泼洒而下。

        当四散的尘埃渐渐溃散之后,所展露出的是一双双燃烧着血色光焰的双眸,还有好像充气一样膨胀起来的躯壳。

        原本在深渊中只能够作为杂兵和炮灰存在的深渊鼠人们,此刻竟然摇身一变,让人在恍惚之中险些以为遇到了传说中冠戴者·白帐主与尸林君麾下的狂信军团——死黑兵团。

        丝毫不逊色于那些用禁药和手术改造成的缝合巨鼠,当充盈的血气撑起蜷缩的脊梁之后,膨胀的肌肉和躯壳上,从黑亮的毛发之下便浮现出了一道道青紫色的毛细血管。

        就连那些嵌入躯壳的毒素结晶中都浮现出一丝丝血红。

        简直让人怀疑拿针戳一下,这些鼠人会不会像气球一样爆掉。

        真正字面意义上接近沸腾的鲜血奔行在它们的躯壳之中,带来了千百倍的痛楚,同时又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力量。而在激素和状态的加持之下,此刻它们所有的神智都已经陷入了狂暴之中,根本感觉不到这些微不足道的痛楚。

        哪怕是被从天而降的铁箭贯穿,也会满不在乎的拔下来,丢在一遍,任由穿膛破腹的伤口里不断的涌出鲜血。

        此刻法务部的作用竟然和截然不同,不再是拿着律令逼迫它们去冲锋。而是强迫它们等待槐诗的命令,留在原地,别急着冲上去和全副武装的牛头人战士掰腕子。

        你们他娘的还不到人家肩膀高呢!

        饶是如此,那一双双遍布血丝的眼珠子也已经被暴虐和疯狂占据,迫不及待的想要投身战场。

        连槐诗都没想到,《战争与和平》的加持竟然会如此夸张。

        不,应该说原本鼠人们的素质实在是太过稀松,如今才会战争的BUFF下边的如此疯狂。

        这一次他的运气不错,虽然没有从战争的增益里抽取到三重相同的暴机大奖,但结果依然是上上等。

        除了针对遭遇战强化了爆发力的‘催坚之势’之外,竟然还随机到了双重的‘血气狂热’,双重的‘狂化’和‘回复速度增强’!

        比起脱胎换骨的鼠人们,石像鬼们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但身上狰狞的气息却压制不住的扩散开来,好像真正的从石像蜕变为了恶魔。

        蛇人不死军的蜥蜴坐骑已经变成了紫青色,鼻子里喷着粗气,高亢的尖锐嘶鸣着。哪怕是在骑士们的缰绳拉扯之下,也难以克制自己的掠视冲动。

        “您的命令,阁下。”

        蛇人尊长者发出沙哑的声音,在狂热的冲动中依旧保持着克制。

        “命令吗?”

        槐诗想了一下,轻声笑了起来:“说实话,战术和战争的方式我不懂,你们才是真正的专业者,但是,既战争已经开始了,那么命令就只会有一个。”

        他抬起了手中的美德之剑,指向前方呼和着向着自己推进而来的钢铁阵列,下达了自己唯一的命令。

        “——请你们把胜利带给我吧!”

        “遵从您的意愿,阁下。”

        尊长者俯首。

        那一瞬间,解开了最后的束缚。

        所有的狂化鼠人发出了咆哮,手握着粗糙的斧刃和长矛,狂热的扑向了米诺陶斯武士们的阵列。

        竟然硬顶着无数从天而降的箭雨,朝着毫无间隙的铁壁发起冲锋。

        比他们更快的是升上天空,又再度从天而降的石像鬼们。

        当此刻足足有三米余高的石像鬼收拢蝠翼,从天而降的时候,就化作了不折不扣的质量武器,掀起轩然大波。

        随着大地的震撼,在近距离作战的时候,他们的投矛收入囊中,拔出了长戟,在米诺陶斯的阵列之中纵横开阖,一时间轰鸣不断。

        凭着十几名石像鬼的力量,竟然在米诺陶斯重装连队的防御上凿开了好几道惨烈的缺口,紧接着,陷入血气狂热中的鼠人们鼓噪而上,一鼓作气的扯着对方进入了漫长的缠斗之中。

        无可奈何。

        哪怕是凭着战争光环是,被赋予了极限的爆发力和双倍的狂热、回血,鼠人手中粗糙的武器依旧不足以打破米诺陶斯武士的精良防护。

        而这群自小接受战争教导的牛头人武士每一个都是技艺娴熟的战士,虽然狂热弥补了鼠人斗志的缺陷,但从来都只会依靠数量作战的鼠人怎么比得上人家的单兵素养。在娴熟的配合之下,奋顾不身的鼠人哪怕是闯入缺口之后,也会在米诺陶斯武士的娴熟配合之下遭遇惨烈的损失。

        哪怕被砍了两刀肠穿肚烂依旧还能爬起来,但多砍两刀之后该死的还是会死的。

        如今只不过是依靠着自身的数量进行着勉强的胶着而已。倘若在之前,以这群鼠人的糟糕士气,恐怕早就成建制的溃散了,哪里能维持如今均衡的局势呢?

        真正想要形成突破,还要倚靠闯入阵中的精英兵种石像鬼们。

        不死军则先是在侧翼进行了两轮抛射,遗憾的是在重甲之前并没有创造出太大的效果。尊长者当机立断的转换目标,收起弓箭,拔出马刀,驱策着狂暴的蜥蜴冲向了集结完成的半人马连队。

        “朝鲁!”

        驰骋中,尊长者咆哮:“为我撑旗!”

        健壮的副手嘶鸣,劈手从原本的掌旗官手中夺过了不死军的旌旗,提升速度,紧跟在尊长者的身后,高举,向着身后传达尊长者的谕令。

        四百步。

        全军突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