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抖音吧 - 修真小说 - 仙子请自重(问道红尘)在线阅读 - 第一章 寻仙

第一章 寻仙

        两个月后,秋高气爽。

        黄昏时分。

        山脚小村,几缕炊烟悠悠飘起,三俩幼童在村间奔跑打闹,路边田间还有农夫正在割稻,大黄狗懒洋洋地趴在屋外,就着夕阳轻嗅身后屋中的饭香。

        马蹄声由远而近,踏碎了小村的宁静。大黄狗受惊而起,弓起身子警惕地望着远处的烟尘。

        一黑一白两匹骏马飞驰而来,到了村口齐齐放缓马蹄,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山间。

        晚霞映照在山间,山中云雾隐隐,被映衬得绯红一片,有嶙峋乱石耸于天边,在红霞缭绕之中仿佛飞来仙境。

        山脚有牧童骑牛而来,牧笛悠悠,衬得这乡间画卷更加祥和。

        “真是他们说的,这地方看上去真有几分仙意。”白马上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唇红齿白,乌黑的长发很严谨地用银带束了武士髻,末端如黑缎披下,看着恣意潇洒。明亮的眼眸注视山间,眼里颇有期冀之意。

        黑马上是个锦袍青年,看着比他大了四五岁,两人的面容有几分相似,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是一对兄弟。区别只是这青年五官棱角更加分明,看着冷峻严肃了许多。

        两匹马上都挂着长长的油布袋,有森冷的枪尖从袋口显现,寒芒微露。

        听了少年的话,青年没回应,只是安静地看着远处的牧童,半晌不言。

        “怎么了?”少年转头问。

        “没什么。”青年回过神,笑了一下,“只是感觉曲调闻所未闻,清新悠远,让人心旷神怡。”

        少年颔首赞成,如果说这环境本只有五六分的仙意,配上这悠悠牧笛,便徒然有了七八分。

        他也没多想,笑道:“世上多少好曲子,也不是我们所能尽知。哥哥莫非忽然开始喜欢上了丝竹声色?”

        青年失笑,摇了摇头,两人缓缓策马入村。

        路边便是稻田,田间农夫挥汗如雨地割着稻子,青年缓缓路过,眼睛却紧紧盯着稻田,神色越来越严肃。

        少年左顾右盼了一阵,稻田里有些稻谷已割,有些还长着,乍看凌乱不堪,没什么看头。见兄长严肃的模样,不由奇道:“你又在看什么啊……”

        “你目光放远些仔细看。”

        少年认真看去,视野拉远,展望稻田,竟似感觉稻田里被割矮了的部位形成了一个太极阴阳鱼的形状,虽然不是太标准,可那形状真的是太极!

        是错觉么?

        青年按下心中惊奇,勒马拱手道:“这位老丈……”

        农夫抬起头,这才看见两人明显的贵气,脸都笑成了菊花:“两位是要进山寻仙的吗?天色已晚,在我家住一晚怎么样?很便宜的……”

        “……”高人形象瞬间破碎,青年眼神动了动,还是很有礼貌地自我介绍:“在下李青麟,这是舍弟青君……敢问老丈,这稻子割得如此形状……可有什么门道?”

        “门道?”农夫很是纳闷地挠了挠头,泥巴都挠在了头发上,“这是小秦教俺的简写数字六和九,他说合在一起就叫什么式?俺也不懂,一边记着数字写法,一边就割成这样咯……”

        原来是这样吗?兄弟俩对视一眼,都有些好笑地吁了口气。虽然这什么六九的数字写法闻所未闻,好歹比乡间农夫在田里营造出太极阴阳鱼让人好接受多了。

        农夫又道:“俺家住宿最舒服的,热炕热奶,只要三文……”

        “不用了。”两人笑笑,勒马而走。

        “诶诶诶……”农夫在身后喊,“你们不要这么晚进山,最近山里有毒瘴,还有怪虎,很危险!”

        那少年李青君拍拍枪囊,扭头笑道:“知难而上,才显诚意。不如我们帮你们除了猛虎可好?”

        农夫看了看他们的枪,犹豫片刻,只是道:“那小心些。”

        临近村尾,已到山脚,那云雾缭绕之意更浓了,村尾的几间院落都已经看不太清楚。有樵夫悠悠然挑担而来,仿佛从云雾之中穿梭,口中随意唱着歌谣: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兄弟俩怔怔看着听着,马蹄越放越慢,终于彻底停了下来。

        来到这个地方,处处都觉得与别处不同,连一介樵夫唱的曲儿都这等水准,怪不得人们说此山有仙,确实有几分道理。

        “敢问老丈……”李青麟拦住樵夫,“此歌何人所作?”

        樵夫笑道:“秦家小子唱的歌,有点意思吧?”

        何止是有点意思?这是哪里?这是仙迹山,历代寻仙者络绎不绝,在这种地方听到这样的一首歌,更是意味深长。

        “敢问这位秦先生所居何处?”

        樵夫随手一指云雾深处:“村尾最后一间晒药的院子便是,过去就认得。”

        院子确实很好认,小院密密麻麻遍布着支架,架上几层簸箕,铺满各类药草。药草的香味淡淡萦绕,很是舒服。

        一个少年坐在院子中央,正拎着根棒子往石臼里捣药,意态闲适,对于有客人接近恍若不觉。

        两人在马上看了一阵,原本怀有面见高人的心情倒是散了。因为这少年太年轻,怎么看也就十六七的样子,没比李青君大哪儿去,实在没办法和什么高人隐士联系在一起。更何况以两人的武道眼光,这个少年也不过是个修武的,修为还不如自己。

        不过少年倒也有趣。他粗衣草履,略有些瘦弱,外表看着很是清秀文静,不似乡野村民,倒像个书生。捣药时悠悠然的,哼着听不明白的曲子,“悾悾”的捣药声飘荡在这寂静的黄昏,带着让人放松的节奏韵律,乡间闲适清幽的感觉油然而起。

        看这模样,他的那歌和数字,多半是看了些杂书,或者是有些家学?家学的话,农夫樵夫都只说“小秦”“秦家小子”,恐怕长辈已经不在。

        有趣的是,他的“药杵”是一根狼牙棒,看上去比他大腿还粗,狰狞的狼牙在夕阳下闪闪发光,和他清秀的外表形成了离谱的反差。

        这是他修武的兵器?

        “喂!”李青君看了半天,忍不住笑:“狼牙棒能捣药吗,前端不是尖齿?”

        少年停下手,转头看了他们一眼,重点关注了一下两人的枪囊,答非所问:“夜里进山多有不便,二位还是小心些。山顶有怪虎,别接近,若是不慎惹上,立刻跑,它不会追。”

        李青麟问道:“小兄弟姓秦?”

        少年随意回答:“秦弈。”

        李青麟又自我介绍了一遍,续道:“我兄弟进山寻仙,听樵夫唱曲,极具意味,据说是秦兄所作?”

        “哦,早年听游方道士唱的,和我没什么关系。”

        “……”李青君早觉得这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不可能是什么高士,闻言道了声“打扰”,就想上山。

        李青麟却忽然道:“看秦兄模样可是药师?可有各类解毒药?我们求购几粒。”

        李青君奇怪地看了看兄长,他们各类准备都很齐全的,临时又买什么药?

        “没有各类,一丸尽解。”秦弈随手丢过一个布袋,“里面两丸,十两银子。”

        李青君接过布袋,看着里面两枚红枣似的药丸,嗤声笑道:“哪有解百毒的药丸,你这是什么丸?”

        他的声音清脆,这么嗤声一笑,那种横枪立马的凛然英气冲淡了许多,倒有了些娇憨感。

        秦弈盯着他看了一阵,忽然咧嘴笑了:“这叫吃枣药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