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抖音吧 - 修真小说 - 仙子请自重(问道红尘)在线阅读 - 第九十四章 来自数万年前的降维打击

第九十四章 来自数万年前的降维打击

        “你……没有进紫府?”嚣王独目都缩成了一条缝,切齿发问。

        程程的自我吐槽早就收了起来,嫣然一笑:“难道你们俩蠢货,感应不到我身上的地脉气息?是因为我太香了么?”

        “贱人!”虢王目眦欲裂:“给我死!”

        狂暴的虎啸席卷而出,霎时间天昏地暗,远在两三里外的秦弈居然都能感觉到砂石打在身上的剧痛,就像被人在近在迟尺的地方捅了刀子一样!

        若不是自己的锻体修行加上法衣防护,这两三里外的余波溅射就能把他穿个通透!这还是被程程挡下了的攻击。

        那直接面对这虎啸之威的程程,面临的到底是怎样的威能?

        刚才两个妖王的能力全部被阵法限制,攻击也全部被阵法阻挡,秦弈着实感觉不到多猛。这出了阵才知道,凝丹圆满毕竟是传说中的金丹巅峰,绝对的BOSS级实力,现在的自己是连接近的资格都没有的那种……

        夜翎也谨慎地再度带着秦弈后撤两里,足足在五里开外的空中看着远处的战局。

        秦弈的目力就只能看见三团影子在闪烁,动作快得根本无法捕捉。甚至于就算在这么远的地方旁观,能量的余波还是能让人肌肤生疼。

        “走,旁观不得。”秦弈忽然道:“她一个人未必牵扯得住两个,对方随便谁往这边漏一炮,你我都得死。”

        似乎说中了夜翎心事,下意识就想抱头走,可刚刚转个身就忽觉愕然。

        她仿佛不认识般转回蛇眸看着秦弈:“这话居然会是哥哥说的么,她……她是我师父,我不能丢下她先走的。”

        “你明明就很想跑,装什么装?”

        夜翎很纠结:“不是,我跑不跑是另一回事啦,可这话真的不像哥哥。”

        “你当她是师父,她却未必当你是徒弟。”秦弈终于道:“她从外面回来,你还想不出这是什么情况?她根本就没进紫府,我们只不过是个吸引敌人的诱饵,随时可能死的弃子。”

        夜翎脸色苍白。

        她并不是真蠢,秦弈说得这么明白了,她当然听得懂。

        无论是传说中秦弈的“面首”身份,还是她的首徒身份,甚至于大张旗鼓让她住东宫,仿佛太子待遇……这都是为了让别人认定他们是乘黄的绝对亲信。虢王和嚣王闯阵之前也说了,“正因为如此,她必然在里面无疑”。

        然而事实上她根本不在里面,他们守着空门,面对着根本不可能匹敌的敌人,随时可能去死。

        这是赤裸裸的利用。

        “可是她……”夜翎低声道:“还是回来救我们了,她真利用我们,是可以不来的……她一个人也不一定打得过两个的,也是冒险而来啊……”

        秦弈冰冷的眼神微微动了一下,良久才道:“无论她是良心发现也好,还是另有盘算也好,我已经无法信任她。我答应她的事情已经做到,未曾负她,俯仰无愧。此地战局你我参与不了,赖在这里干什么?”

        夜翎正在犹豫,就见到程程一声闷哼,被击退老远,风中飘荡着她的血迹。

        但只是击飞刹那,程程又迅速挡在他们的路线上,秦弈夜翎几乎同时听到了她的传音:“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走!”

        “走。”秦弈低声道:“无论你想不想抛弃她,此时我们在这里反而是累赘。”

        夜翎哀求道:“哥哥,我怕她会死的,我不想她死。我、我还是有可能帮上一点忙的,不然哥哥先走,我再看看。”

        “白痴,她怎么可能死,她跑得比你快多了!”

        “不一定的啊!”夜翎急道:“万一她真死了呢?哥哥你要的增寿丹药还没拿到呢。”

        这句话让秦弈神色僵了一僵,半晌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流苏此时才悠悠发言:“让她一起去圣殇荒漠吧,这件事也该是一个彻底了结的时候了。”

        秦弈意念道:“我们能掌控圣殇荒漠里的能量,这种事情让她这种心机……知道,可能横生枝节。”

        流苏笑了起来,秦弈一旦进入对谁的戒备状态,是确实很灵醒的,考虑很全面。它想了想,便笑道:“不要紧,我整一篇法诀出来,你就说是以往得到这种控制死灭之气的法诀,送她便是了,也没什么枝节。”

        秦弈叹了口气,传音而去:“圣殇荒漠最中心,等你。”

        程程身形微微一晃,没有回答。

        夜翎开心地载着秦弈,往圣殇荒漠迅速飞去。

        …………

        圣殇荒漠,一般被妖族公认为这是鲲鹏的致命伤。

        具体这是什么部位,已经不可考,鲲鹏尸骨似乎把所有伤势集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地貌,以这荒漠为中心,周遭的石洞群就是各种不同的小伤。

        石洞有人闯荡,荒漠边缘也有人探索,但荒漠最中心,从来没有任何妖怪敢涉足,哪怕是妖王都不敢。

        那里面有十余里方圆存在极为恐怖的死寂气息,稍微接近就能把一切都化成没有生命的粉末,那里根本就不存在任何生命,连沙子都是最细碎的那种,连石头都没有。

        而今天的荒漠中心,却是门庭若市。

        夜翎载着秦弈飞速接近那死寂之气,哥哥说不用怕,她就全盘相信,直接往里面冲了进去。果然是根本一点感觉都没有,仿佛那些气息故意绕着她散开一样。

        秦弈站在荒漠正中,仰首看天。夜翎就盘成一坨,蹲在他肩膀上问:“哥哥这里是怎么回事啊?”

        “这是死灭之咒的残留能量。那是一种上古禁术,直接灭杀‘存在’。这也是鲲鹏,换了弱一点的就不是这么一块荒漠了,是整个尸骨都消失了吧。”

        夜翎哆嗦了一下:“哪、哪有这么可怕的禁术,骗人的吧。”

        “不知道,可能是有人吹牛吧。”

        刚说完,夜翎就看见秦弈仿佛伤得手软似的,拿不动手中的狼牙棒,那狼牙棒坠了下去,插在他脚面上,尖端的尖刺正好插在他脚拇趾和食趾之间。

        夜翎很是同情:“哥哥回去要好好休息了,都软了……”

        秦弈:“……”

        天空妖风乍起,兄妹俩翘首而望,很快就看见程程转瞬即至。看见站在死气中央完好无损的兄妹俩,程程美眸里露出惊异之色,有些犹豫地不敢进。

        秦弈冷冷地看着她。

        程程在外对视,眼神颇有些复杂。

        身后两个妖王飞速接近。

        程程叹了口气,银牙轻咬,闭着眼睛冲进了死气里。

        睁开眼睛一看,已经站在秦弈身边,整片区域里依然死气浓重,但他们就偏偏一点事都没有。程程惊疑不定地道:“这……”

        追来的两个妖王也极为惊疑。

        这圣殇荒漠不在他们领地,只听说传闻,未曾亲见。如今稍微感应,确实觉得气息很可怕,但为什么连那个凤初三层的人类站在里面都没事?

        难道只是气息感觉唬人而已,实际上数万年过去,早已经没有了威力?

        嚣王掏出了一个铃铛,打算在外试探一下。

        都还没开始摇铃呢,那原本寂静的沉沉死气忽然狂暴地旋转起来,冲着两妖席卷而去。

        两妖都下意识凝起妖力阻挡,那死气漫过,妖力直接消失得无影无踪,连带着那铃铛和他们伸出的手臂都成了灰烬。

        连血都没有……就是直接的消失。

        两个妖王反应也极快,迅速飞撤,好歹没整个人被吞噬进去。直到此刻断臂处才开始淌血。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转头一看那死气却锲而不舍地继续追来,他们心胆俱裂,用尽最大的力气,转瞬消失在天际。

        从头到尾,连个惨叫声都没有,两个恐怖的妖王已被击退,快得如在梦里。

        程程看着对手远遁的方向,眼神闪烁不定。

        秦弈淡淡道:“程程姑娘此刻是在想,怎么掏出这个人类控制死气的秘密么?”

        程程转头看他。

        他的眼里再也没有曾经看程程时的怜意,也没有被乘黄撩拨时的尴尬闪避,剩下的只有冷淡与疏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