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抖音吧 - 修真小说 - 仙子请自重(问道红尘)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师父教你

第三百三十五章 师父教你

        秦弈到了锦绣坊,程程正在修行。

        锦绣坊的小狐狸也没拦秦弈。相比于地脉之外守卫的战斗狐狸,锦绣坊这里都是些小宫女,伺候人的,心思剔透多了。她们对秦弈的态度更好不少,都是笑嘻嘻,心中也隐隐知道不能瞎得罪,指不定这位就是后宫之主了呢……

        那些战斗狐狸蠢透了,现在骂人家怎么不去死,改天万一成了你王后你怎么办……

        搞个不好还要侍寝呢……嘻嘻。

        “你们大王在哪里修行?”

        “就在闺房里。”小狐狸笑嘻嘻道:“是通报大王,还是公子自己进去?”

        这种刚刚开始入门的修行,自然也没到一个闭关就不知道多久的程度,也不需要多高级的灵山宝地和药物辅助。

        只需要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就行,有事随时也可以中断。当初秦弈自己入门时,不过就是在太子府的客院屋子里,盘膝一个打坐就过去了,连个护卫都没有……

        秦弈便推门而入,程程盘膝坐在床上,慢慢睁开了眼睛。

        “你这是来看望我还是来打扰我的?”程程嗔道:“哪有你这样乱闯人家修行地的?”

        秦弈便走了过去,直接坐在她身边。又仰躺下去,双臂枕在后脑上,悠悠道:“真是奇了,堂堂妖王人身,应该是资质绝顶才对。修行了好几天了吧,怎么连个门都没入,凤初都进不了?”

        程程道:“我有见识的是妖修层面,人类修行完全是两种体系,怎么可能一时吃透?”

        秦弈嘴角勾起笑容:“要不要我教你?”

        程程眨巴眨巴眼睛,转头看看随意躺着的秦弈,奇道:“你今天态度怎么这么奇怪……以前对我此身,你还是很守礼的。今天却登徒子似的随性,连我的床都随便躺。——该不会妖力对你产生的影响体现在了这里?”

        “可能有一点?感觉心思更野了些,少了些束缚。”秦弈随意答道:“但关键不在此,而是某人留言的态度让我不爽,想欺负她。”

        程程失笑,眼里再度泛起了媚意:“来欺负啊,我妖身如今正好没在战斗。”

        秦弈便真的伸手拉住程程,微一用力,程程便顺从地栽进他怀里,靠着他的肩窝。还调整了一下姿势,让她自己更舒服点,又伸手环抱过去,笑嘻嘻地躺着。

        “多好……你早不装模作样,你我早成事了。”程程伸手在他胸膛画着圈圈,媚声道:“只是你太贪。”

        “彼此彼此。”秦弈终于承认自己的贪:“我是贪双身都要,而你在保留本体与其他妖怪结合的可能性。无论是意图让人身跟我走,还是想把我收进后宫做个妃子……实际都是为了这个。对吧?”

        程程笑笑:“对,大家都在贪两全,很遗憾你的两全与我的不一样。但是秦弈,至少目前,我有贪的资格,而你好像没有。”

        “你觉得我起码得晖阳才有和你平等对话的余地……”秦弈轻抚她的腰肢,附耳道:“反正我没晖阳,你可别求我。”

        程程被他的亲近弄得眼波迷蒙,呼吸有些急促,脑子也混沌了些,没意识到秦弈所指的是什么,还以为是人身修炼遇上的问题。便媚声道:“我的修炼确实有些地方不解,求公子教我……”

        这只是情趣了,程程真不觉得自己还有什么求到他的地方,那便在这小小情趣里满足他一下吧。

        秦弈翻身趴着:“既然如此,来给师父捏捏肩。”

        程程眼波流转,整个人挨在他背上,轻轻扭动:“是用这里捏吗?我听人说,用上一些油,效果更好……”

        秦弈调戏惨被反调戏,老脸憋得酱紫,偏偏背上舒服得无与伦比,想要阻止都没声音。憋了半天,终于又无奈又丢脸地嘀咕:“狐狸精。”

        “我就是狐狸精啊。”程程附耳道:“你若入我宫中,还有很多很多的狐狸精……”

        秦弈终于按捺不住,翻身从旁边钻了出来。这狐狸精太要命,继续趴着要是不挖个洞恐怕要折了……果然夜翎挖洞是有道理的!

        程程便半躺在一边吃吃地笑,她现在觉得调戏秦弈越来越好玩了,他又不敢动真的,又要骨头硬,憋着一副老脸在那死撑的样子太好玩了。

        其实……她和他之间,如果抛开政治上的影响去看的话,也就只是互相看谁先举手投降的情感游戏吧。

        谁是谁的妃子,谁掌握主动,其实本质上就是这么回事。

        那他要怎么玩得过狐狸精?

        程程微微把衣裳往下撩了一些,露出肚兜的一角:“我见公子喜欢收集这些,我这里也有,公子要吗?”

        秦弈眼睛也闪了闪,忽然道:“既然你帮我按摩了,我便教你修行吧。你把你的法诀报一遍,我来教你。”

        “好啊。”程程腻在他身上报出了法诀,手还不老实地去挑他的下巴,她真觉得秦弈很好看,死撑的臭样子更好看。

        她的法诀倒确实是个很高端的法诀,目测是裂谷下遗留的某远古功法,档次未必胜于流苏所教,但确实很高档,关键是很符合她挂机就能修行的要求,只是挂机修行的话,可能进展会比较慢。

        秦弈如今的修行见识颇高,很快就吃透这个法诀,便笑道:“你坐好。刚才进门时看你的打坐姿势就不是太对。”

        还真教我练功?

        程程觉得很莫名,这气氛明明不对嘛……却也顺他的意,盘膝坐好。

        秦弈便从后面环了过去,伸手抓着她摆在膝盖上的手,轻轻抚开,一个指头一个指头的摆正。接着又去掰她的脚心,程程下意识一缩,秦弈直接抓住,附耳道:“五心向天,是这样的……”

        程程的呼吸渐渐急促,脸颊变得通红。

        心里却知道了秦弈这么做的原因。谁撩谁,谁征服谁,大家果然是心有灵犀,互相在争取主动。

        不过今天的秦弈确实和往常不一样,那妖力释放的野性残留对他绝对有所影响,原先的他一副君子脸,肯定没有这么情趣。

        秦弈摆好了她的脚丫,又伸手上行,逐渐找到她的小腹:“这里,收一下,丹田膻中天灵成一线,与天地垂直……”

        一边说着,手指便慢慢从说过的所在一路轻划上去。

        程程浑身都抖了一下,瞪着眼睛不说话。

        远在某处洞窟门口,妖身程程正在骂人:“你们号称精研禁制,就这点能力?此窟并非远古残留,而是妖劫之后的前辈之窟,这种近古之法都破不开,要你们何用!”

        一群妖怪被骂得唯唯诺诺,夜翎毫无形象地坐在角落吃瓜。

        正在程程发飙时,她忽然浑身一抖,俏脸迅速通红,连声音都变得颤抖了:“先、先饶了你们……去、去妖城悬榜……散、散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