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抖音吧 - 修真小说 - 仙子请自重(问道红尘)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一十一章 鹬与蚌

第七百一十一章 鹬与蚌

        安安看着秦弈的笑脸,总觉得那上面有什么磁石一样,能吸人的目光。她心跳得有些快,不敢多看,很快偏过头,去看远方的夕阳。

        就连看夕阳柔和的光,都感觉那很像秦弈的笑容似的。

        人们以为安安见人很少,只见过族中同样惯于缩壳里的雄性……其实不对,安安见过很多人。

        她隐在珠儿背后主持蚌族贸易,有挺长时间了,见惯了海中各族;甚至还出过禁地,为了营救被人类捉走的族人,与人类修士有过交涉。

        但秦弈这种人,她确实没见过。

        要说气魄宏大,他或许不如海中豪杰,有时候挺孩子气的。

        要说道骨仙风,他或许不如人类修士,有时候感觉有点俗。

        要说冷静算计,策划全局,他好像也并不出色,最多是能理智地应对局面的小聪明,甚至有时候还挺莽的。

        但那种阳光豁达,充满了乐观和人情味的感觉,与崇尚力量的妖族、淡漠出尘的仙家,都有很显著的区别。像是个凡人?却比凡人有力量。

        他也出尘……却出不尽。像是想要离开,却有绳系在他脚上拖着,于是半入仙山、半处红尘。

        出则旷达无求,入则设身处地。他总能为人着想,去理解每一个人的心思。

        若是没能理解,他居然还会道歉来着。

        安安没见过这样的修仙者。

        他修的真是仙吗?

        安安想起最初找他拜师的时候……最开始就只不过是为了学个曲子,想应付大王了事,可为什么现在已经不需要应付大王了,却还想继续学?

        真是喜欢音乐?

        怕是不见得……

        喜欢的似乎是他那样的心境而已,从他被羽人软禁那时候就是了……安安羡慕他的心境,那是自己想要达到又如万丈之遥的东西。

        学的到底是曲子还是他的道心,安安真分不清。

        所以她确实不是合格的琴宗之道传承者,居云岫是姐姐,她对秦弈的称呼却始终是先生。

        先生,学问先达、德高望重者。在人间往往用来称呼师长。

        秦弈以为安安那个称呼和囚牛它们喊秦先生一个意思,不过客气罢了,在现代这个称呼被人用烂了谁都是先生……天知道自己还自认为是个小毛头呢,在这五百岁小蚌眼里居然是个学问先达德高望重的真先生。

        此时他也不知道安安心里这么多戏,他自己的心境还沉浸在师姐“家”的意味之中,感触良多。看着远方夕阳落入海平面,温柔美丽,微波万里,遍地粼粼,景色更是看得人心情开阔。

        他忍不住对安安道:“我秦弈此生,已经太过幸运。道侣相得,红颜为伴,宗门和睦,诸事皆顺。天不欠我,人不负我,我为什么不笑呢?我不但要笑着,还应该让身边的人都能够永远笑呵呵的,那这一辈子也就足了。”

        安安听得颇为触动,想了一阵,又问道:“先生怒过吗?”

        “有啊。”

        “先生这种心境,为何而怒?因为身边人被欺负?”

        “唔……”秦弈想了想,反问:“安安你知佛吗?”

        “略知。”

        “佛有大肚慈悲,亦有金刚怒目。侠见不平则怒,倒未必只因身边人。”

        安安愣了一下:“什么是侠?”

        秦弈哈哈一笑,站起身来:“我也下不了这种定义,人说从本心,然而本心是错的又如何?我也不知道。先做着呗,老来回首,若能大半无悔无愧,那就是了。”

        见他起身,安安有些不舍:“先生要去哪?”

        秦弈好笑地转头看了她一眼:“太阳下山了,我老婆在羽人岛。难道在外面和你扯淡一晚上?”

        安安俏脸绯红,呐呐道:“我、我在羽人岛也有个小城堡。”

        “那就同去吧。”秦弈也不以为意,踏云而去。

        安安跟在后面,微微噘了噘嘴。

        蚌壳铠甲在身,本来已经不羞了,怎么还是这样怯怯的,留他说几句话都不敢。

        真气人。

        不过这个铠甲……好奇怪诶……

        感觉里面空空的……

        安安胡思乱想间,两人已经很快抵达羽人岛,还没进岛就看见有狂风席卷,在羽人圣木之巅冲霄而起。

        四周的风活跃起来,秦弈甚至能感觉到很欢欣的气息,柔和的暴烈的各自交缠,能抚人心灵,能撕碎一切,能绿江南岸,能摧天之涯。

        风之灵。

        洁白的羽翼张开,在和风之中轻轻飘来,如同融在风里,合于天道之迹。轻羽飞扬,如白绫悠悠,舞于天际。

        羽飞绫成就风灵。

        秦弈驻足而望,心中吁了口气,转向安安道:“看,我说了,天不负我,诸事皆顺。”

        安安挠头,暗道这完全是你在帮别人啊……为啥搞得好像是你赚了一样?

        你诸事之顺,也是应当的吧,因为你把她们当家人,她们自会报之。也许有人白眼狼,但绝对不会是羽人。

        很快羽飞绫便落在两人面前,安安觉得她看自己的眼神有点怪怪的……看我干嘛,女婿收徒弟你也管啊?

        哼。

        秦弈笑道:“岳母大人这回真可以坐把交椅了。”

        羽飞绫微微一礼。

        这丈母娘对女婿施礼的模样,真是哪怕知道她们羽人德性还是会让人觉得挺违和的,尤其是她现在还是一位准大王。

        安安正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对大王行礼呢,就听羽飞绫道:“海中各族,依其特性各有归属。天空各族本来归属于三大王,我们是否要收归麾下,立个臣属之仪?”

        秦弈倒被她问得一呆,你自己是大王,问我干啥……口中应道:“这是应有之义吧,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总不会搞得天空各族都游离在体系之外了,那才不好。岳母大人如今自己是王,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羽族之长了。”

        羽飞绫一礼:“是。”

        安安:“?”

        羽飞绫看向安安:“欢迎安安公主又来做客……且去你的小城堡。”

        就差明说你杵这儿干啥了。安安知道再听也不便,只得带着一肚子问号走了。

        秦弈看着她的背影,笑道:“安安挺萌的。”

        羽飞绫眼中闪过异色,压低了声音:“你……想要她?”

        秦弈一愣:“呃?”

        羽飞绫道:“蚌族法宝众多,整体实力不算差,但自身修行不足,更兼性子有点……她们只能依附于人,便是椒图撑腰也是如此。你如果想要,直接找蚌族索要公主侍奉,以如今的形势蚌族多半会肯,对她们来说也是一桩很好的联姻。”

        秦弈一肚子省略号。

        你是我丈母娘诶,这是你的角度该说的话吗?

        他很是无语地摆手:“安安是朋友,别欺负人家。”

        羽飞绫便也不说什么了,两人向着羽人圣殿方向走去,羽飞绫微微落后半步,如同护翼。

        秦弈忽然想起什么,笑道:“你和羽裳对安安的态度,有点鹬蚌相争的意思呀,不要告诉我你们是天敌?”

        羽飞绫笑道:“确实有点那意思,但我们羽人并不是鸟属,更不是鹬……算不上天敌,我们挺克制她们倒是真的。”

        秦弈拍拍脑袋:“是了,你们其实是人类的一种,不是妖族。”

        “也可以说半人半妖,起初可能是混血而成,后来也就固定成了一个独立族群。”羽飞绫有点奇怪地道:“远古之时,半人半妖的情况还是挺多的,大荒不少族群都是这么来的,而现在似乎没听过了,好像有种……”

        “生殖隔离?”

        “贴切。”羽飞绫笑道:“是有点这意思,也不知道为何。”

        “时间长了,总会有些演化……何况天地已变,规则连远古大能都要重新适应,不稀奇。”

        “你……很熟悉远古?”

        “岳母大人不会真以为我是神使?”

        羽飞绫摇头笑笑:“无论是不是,事实已经是了。”

        秦弈奇道:“所以岳母大人这意思,真是要与我商议族群大事?”

        “是的。”羽飞绫再度施礼:“关于寻木城,以及海妖……需要神使定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