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抖音吧 - 修真小说 - 仙子请自重(问道红尘)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七十章 冰魔遗骸

第八百七十章 冰魔遗骸

        秦弈摸出了曦月给的地图。

        地图是地形示意,哪里有稍大的岛,哪里有冰洋漩涡,哪里是极寒之意,哪里的气息特别混乱,哪里有些什么特殊产出等等,很是详尽。对于无相阳神,神念瞬间制作一个这样的地图标识简直太过容易。

        并没有标注过什么人群聚居,说明曦月当初来此游历也没见过人的。

        其中倒是标注了一个地点,斩冰魔于此。

        寥寥一念,倒是把老道姑的霸气给凸显了几分,要是脑补一个冷酷御姐斩魔而去,下方死海怒号,身后冰凛破碎,那倒是挺帅气的风景。

        可惜脑补一个橘皮老道姑在念咒的话那就……

        算了。

        嗯,冰魔……

        此世没有魔族这种东西,所谓的魔,狗子就算个典型代表。

        虽然在棒棒面前被锤得狗一样老实,秦弈依然可以想象身为饕餮独自在外的话会是什么表现,那可绝对不是好东西。

        不过现在狗子好像变了点,不知道和神性缺失是否有关。

        另外称魔的,秦弈记忆中基本都是和岳姑娘在一起的时候面对的。大荒共诛过一只炎魔,困于昆仑之后面对的暗影兽,其实也就是暗影之魔。他疗伤时,岳姑娘还独自弄死了一只风魔。

        这些比狗子低端得多了,但性质其实是类似的。

        世间万物都有两面,人也一样,一念是佛,一念入魔。

        火能供人温暖,也能焚灭一切。把负面的凸显出来,聚而成灵,那就算是魔。魔不是一个独立种族,而是万物的负面意志凸显。

        一般情况下,这种东西容易诞生于血幽之界,那种鲜血枯骨与无边幽暗,就是诞生魔性的土壤,所谓地狱或者深渊便是如此。当初那只炎魔,岳姑娘说过,就是因为幽冥在复苏,起到了一些牵引作用导致的。

        若是幽冥彻底整合,恐怕会诞生很多魔性的生物出来,而且可能会比较强大。如今的位面碎片格局所限,原生物都不算很强。

        眼前这个地方,确实是可能诞生魔的,近似幽冥意,而且各种交叠扭曲,和昆仑之底也有一定程度相近。

        不过昆仑底下主要是时间的扭曲,这里主要是空间,什么不同性质天南地北的地方都能交叠在一起,怪异无比。

        最能诞生魔的地方,肯定是扭曲交叠最严重的地方。

        秦弈收起地图,转头问流苏:“我们去看看那个斩冰魔的地方?那地方还标注有寒蕈花出产,这东西不错,也可以摘一些炼丹备用。”

        流苏点头。

        虽然斩冰魔的地方不代表冰魔诞生地,人家冰魔又不是不能到处逛……反正来这里也算一场历练,收集些东西总也不虚此行。

        一行人向标注所在飞去,身后羽裳道:“夫君,我很好奇诶,既然此地有冰魔之类的生物,为什么不会出而肆虐,人间都没听说?”

        “呃?”秦弈倒是被问愣了一下。

        对啊,看小说玩游戏太习惯了,对什么怪就在什么地方挺淡定的,羽裳没受过这种荼毒,第一时间就想为啥人家不能出去别处玩的?人间就没被肆虐过?

        安安道:“应该是因为天枢神阙坐镇在冰原吧?”

        秦弈颔首道:“应该是的,世间各家仙宗还是颇有肩负斩妖除魔之责的意思,当年明河还跟我打比方,她们是在保人世太平的战士来着。可见这种举措对她们是常规了,压制得这些妖魔鬼怪不敢轻易冒泡。”

        其实就连巫神宗和万象森罗这些魔宗没法肆虐,都是正道牵制的结果,否则魔宗那么多,像血炼宗之类的炼血为修,还有其他万魂为幡之类的祭炼,凡人怕是早被杀光了……

        羽裳还是继续问:“那为什么不索性除根?”

        “除不掉。”这回是流苏回答:“当年妖劫之后,人类修士肯定想除去裂谷妖城,但搞不过你家先祖的遗体威能,故而护佑妖类残存……而眼下这种地方,必然是会不断滋生魔物,不可能根除。驻扎看守倒是有可能,就看他们有没这心了。”

        长期在这种地方驻守,又危险又荒芜的,无异于一种放逐。恐怕让人家天枢神阙派人驻守也不是很现实,不过天枢神阙本身就堵在南下之路上了,倒无需多此一举。

        某种程度上看,这里倒有点像天枢神阙固定的历练之所了呢,虽然没圈定让别人不许来,但一般人本来就不会往这来。倒是天枢神阙弟子到了一定修为之后,常规就会选择来这吧。

        所以曦月来过,如今明河也来了。

        不管怎么说,以天枢神阙为代表的正道护佑人间,这是真有实际大功德的。不过秦弈总觉得,这说不定是曦月明河一系的专属功劳,因为天枢神阙整体之道就不像肯干活的……

        所谓观而不涉……

        确实是个矛盾且精分的宗门,左擎天没说错。

        众人一边闲谈,身形却也没停下,过不多时已经到了曦月斩魔之地。

        举目都是破碎冰山,大大小小的碎块遍布海面,其中还能见到像是手足一样的冰块,巨大无比。也不知道是天然形成的形状呢,还是冰魔的肢体浮沉。

        如果是后者,那这冰魔当初很厉害啊,这么多年过去了,身躯还未化尽。

        秦弈落到一截冰臂上,蹲身触摸了一会儿,低声道:“确实是冰魔之躯,还能感受到残留的魔性。”

        流苏道:“灵性已灭,要再生也是其他冰魔新生了,老道姑还是有几分手段的。这个已经只是个冰山,说不定它身上还能长寒蕈花。”

        “一个蛋疼的地方……”秦弈起身环顾了一圈,眉头再度皱了起来。

        因为这个地方张不开神识,四处冰雾沉沉,神识最广可达范围不会超过十里远。

        对于如今磨炼神念替代眼睛作用的秦弈来说,动不动千里感知,如今反倒不习惯了。

        这十里范围内,没有寒蕈花……

        曦月记载有寒蕈花,肯定没错,但至少这十里内没有。

        如果只是尚未找到还好说……如果是真没有,说明……被人摘了?

        真有人聚居在这种地方?

        此地非常冷,冷得渗透骨髓。在场全部都是乾元以上,居然都能感觉到冷意,有抱臂的冲动。要是晖阳呢?会不会瑟瑟发抖?再低些的?直接冻死在这里都有可能的。

        果然是一个蛋疼的地方。

        但这样一个蛋疼的地方,却可能真的有人……

        “大家四散找找。”秦弈低声道:“找寒蕈花不是目的,确认人迹才是本质。一定要注意安全,以此地为中心坐标,间隔不要太远,有什么不对立刻呼叫。”

        羽裳安安都点点头,左右散开了。

        大家的神识都超不过十里,各自寻找的范围也大不起来,只要不离远,光是喊一声都能让所有人听见,问题不大。

        就流苏不散开,还是蹲在秦弈肩膀上。

        秦弈斜眼看它。

        流苏哼哼道:“那俩是侍卫丫鬟,怎么着,你想我也听你使唤?”

        秦弈无奈道:“现在是团队探险协作呢,你想的是什么鬼玩意?”

        流苏伸手前指:“我坐镇中心,小弈子,你往那个方向看看!”

        “好好好。”秦弈压根懒得跟它争这个,往前探索而去。

        不知道当初冰魔临死是发生了怎样的大爆炸,巨大的身躯炸得到处都是,往前百里都能看见一个大脚掌在海面上飘啊飘的。

        秦弈左右还是看不见寒蕈花,心中却越来越违和。

        总有一种被人窥伺的感觉……

        可这周围就算有人,神识窥伺也该能被自己立刻捕捉到来处才对,可这种窥伺感不知何来,找不到源头,就跟错觉一样。

        是因为身处谜地的心理错觉吗?

        秦弈低头下望。

        下方正对着一个圆溜溜的冰球,在黑色的海水里散着幽幽的冰蓝之色,很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