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抖音吧 - 修真小说 - 仙子请自重(问道红尘)在线阅读 - 第八百九十七章 我不愿

第八百九十七章 我不愿

        秦弈最不喜欢看见明河这样的眼神。

        从初见那一天就不喜欢。

        哪怕那时候明河是在为他好,送了他桃木剑防身,他都不怎么领情的。就是源于这种感觉,跟个反派BOSS一样,难受得要死。

        好不容易把一个遥挂天际的星星扯到了凡间,会犯懵会卖萌会跺脚会脸红,会跟师父小叛逆,会陪着自己演戏坑人,会提着道袍下摆蹬蹬蹬地跑,多可爱啊!

        那才是个活生生的人啊!

        现在这算啥?一条河水?一个位界?

        你特么又给老子变回去还不止,还变得更夸张更过分了?

        秦弈终于被盯得受不了了,大怒道:“你瞅啥,倒是把明河还给我啊!老子、老子……”

        他终于扬起了狼牙棒,手却有些发抖,根本打不下去。

        冥河终于开口,话语中却带了几分费解:“我本以为,你给我那等渡资,是看见了来日,为了助我……却原来不是?”

        什么渡资,就你这二五八万的样儿,给你点嫖资还差不多,呃不对,我也没嫖……

        秦弈差点把狼牙棒挠到脑袋上:“你认错人了?”

        “认错人?”冥河微微摇头:“灵魂身躯,完全一致,虽是修行低了一点,人还是那个人……何况你本就是夺舍之躯,这种标记怎么可能错,无论是转世重修,还是旁人再夺舍,都不可能如此一致。”

        秦弈听得寒气直冒。

        他是一个夺舍的灵魂。

        这是除了棒棒之外没有人知道的事情,曾经只有萨迦寺的巴丹因为灵魂回溯之法,看见了他夺舍的经过而判定过“一个夺舍之魂”,除此之外,便是见过了几位无相,都没人看出自己是夺舍的。

        不排除他们也许有所猜疑但没说出来……反正这么看几眼就直勾勾说出来的,唯有眼前的冥河一人。

        太可怕了,这真的只是还未复原的无相?恐怕真如棒棒所言,她的意,是太清意吧。

        可是……

        她这意思是大家以前见过?完全没印象啊!

        就算那次在昆仑底,和曦月一起见过她,可那次自己完全没和她有任何交流,别提什么渡资了。

        咦……等等……

        秦弈这才忽然想起,当初和曦月一起看见的冥河之灵,长得就是和明河一模一样的灵体。

        那时候因为早就猜到明河是谁转世,所以看见长得一样也没觉得惊奇,很快就接受了。

        但现在想想这事儿不对。

        瑶光转世成无仙,都明显和当年长得不一样了,否则棒棒早一眼就认出无仙是谁了,天上人也早就找到了。毕竟是新的母胎,不同的肉身能长得一样的概率还是比较低的。瑶光都如此,冥河为什么能转世还长得一样?

        莫非她不是转世?

        “你……”秦弈犹豫地问:“你不是转世?”

        冥河更是奇怪:“你真不知道?”

        秦弈摇头:“不知。”

        “所以你非为我而来,真是为了此身……叫明河的姑娘而来。”

        秦弈差点就想脱口而出老子当然是为了明河,你哪位啊死一边去啊!可他终究聪明地闭嘴不说——这位好像和自己有过某种自己都不知道的纠葛?好像有得谈的样子,没必要去把人给得罪死了。

        口嗨一时爽,对放出明河可没有任何好处。

        但他的神情不渝,还是落在了冥河眼中,纤毫毕现。冥河当然看得懂,轻轻摇了摇头:“这位明河姑娘,和我是一体的……我非转世,只是另塑身躯,重修一回而已。她的生命本就是因我而存在,只为等待我的复苏。”

        秦弈终于怒了:“凭什么!就算是你创造的生命,她已经有了自己的意愿,已经是独立的个体。你有本事自己另找躯体去,凭什么给你!”

        本以为这话会得罪冥河,可出乎意料,她抿嘴看了秦弈半天,才低声道:“是你的话,有资格说这句话。”

        “呃?”秦弈又愣了。

        “但我找不了别的躯体,我已经说了,我就是她,她就是我,这是不可分离的。”冥河淡淡道:“你真察觉不出,她的意识根基,分明就是冥河天心?她始终都只是在以另一种形式延续我的生命。”

        秦弈沉默。

        明河与生俱来的意识形态,可以说是天悬星河,当然也可以说是冥河之心,这是一体两面,在本质上没有任何差别。这比无仙那种状况还更不可分离,确确实实就是同一个人。

        “事实上,现在你也可以当是她在跟你说话,我对你的态度,一半是我的过往,也有一半是她的情感,否则也不会与你如此……”冥河平静地道:“她的记忆与情感早就与我相融,她……很喜欢你。”

        秦弈:“……”

        不说这话还好,说了秦弈的神情就更有了几分狞意。

        她喜欢我。

        我更要把她救出来,我不想和你说话。

        他的手更加握紧了狼牙棒,似是在考虑怎么打。

        可冥河又说话了:“然而她喜欢你,也是继承了我的意念。她的灵魂深处,本就有你的影子烙印。她不知道,只当是天然亲近于你,只当是无法抗拒你的亲热……可那却是源于我。”

        秦弈彻底斯巴达了。

        这什么和什么?

        你玩我?

        不对……细想有一定道理。

        明河初见自己的时候,就与别人态度不太一样,借剑,算卦,自己拦在夜翎面前阻止她,她也好像特别给面子,居然愿意讨论。而对明显十分优秀的李青麟,她都没半句话说的。当时以为是同属“修道者”,所以另眼相待,后来自然知道,她对其他修道者也没这么随和啊。

        比如对那个烈千魂,明河理他几句了?

        而且她的身躯也对自己也特别敏感,随便怎么一碰就发酥的样子。

        难道真是前世因缘,冥冥注定?

        可自己到底啥时候和这货有过交往啊?

        正当秦弈两眼圈圈之时,冥河又道:“你喜欢这身子?”

        “呃,呃?”秦弈下意识道:“我可不是馋身子!”

        冥河压根当没听见,续道:“你喜欢这身子,它……它确该属你。而明河喜欢你,我也愿承续这情感。那么……”

        她顿了顿,似是有些羞涩:“我与你结为道侣,可好?”

        “哈?”秦弈目瞪口呆。

        蹲在狼牙棒里的流苏瓜都掉了。

        始终跟在后面的羽裳和安安张大了嘴巴,差点连根棒子都能塞进去。

        空气足足安静了好几秒,秦弈忽然道:“我不愿。”

        “为何?”冥河似是有些吃惊:“我身是明河,灵魂也是一体,对你而言能有什么差别?结为道侣,岂非两全?”

        “因为你不是她。”秦弈轻声道:“对不起,我喜欢的是明河。不是这身子,也不是有着明河感情的谁……我喜欢的只是明河自己。也许……她的情感也源于你,但与我相恋的终究是明河,并不是你。”

        他收起狼牙棒,手掌轻翻,掌心里时光迷雾渐渐氤氲。

        “我想到办法了。”秦弈出神地看着手心光芒:“我若回溯时光,使你的状态回到明河接触晶体的时刻之前,那或许还能挽回。只不过是……你我,终须一战而已。”

        这或许是秦弈两辈子唯一的一次,对一个说要和他结为道侣的女人宣战。

        而对方或许是一位,有着太清之意的无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