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抖音吧 - 修真小说 - 仙子请自重(问道红尘)在线阅读 - 第一零一一章 烛龙

第一零一一章 烛龙

        (PS:后面章节序号改成这种模式,否则序号都比标题长多了……)

        ————

        “那个……我知道你现在神志还有点乱,但也不要一会儿瑶光一会儿父神的,先把我当个正常男人行不?”

        “……”

        “还有,你一个眼睛跟山一样大,我除了你的眼睛什么都看不见,这样说话很难受的知道不,能不能现个身说话?”

        “……这是我本来大小,你要看我全貌,那不叫我现身,而是叫缩小给你看。”

        秦弈哭笑不得:“还咬文嚼字呢,我看你还不太正常,要不要再来个术法?”

        “……算了不用。”

        气氛安静了片刻,眼睛慢慢消失,一只有些虚无透明的龙魂出现在山腹之中。

        还是很大,几乎填满了宽广的山腹,好歹看得见一个生物的模样了,不再是一个眼睛或爪子。

        其实这是秦弈第一次在此世见到龙。

        上一次来这儿根本没看见全貌,而平日里虽然耳朵都听出茧子了,可确确实实一条龙都没见过。见过的龙子全部奇形怪状,不是牛头就是狼头狮子头什么的,压根不像龙。

        眼前这才是真龙,开天辟地第一条龙。

        造型上就有种非常古拙沧桑的意味,虬结的龙鳞就像是万载风霜的老树,每一道纹理都像是大道的烙印,有无穷的力量与启迪。

        这是铭刻了这个世界创世至今的沧桑,本该很能悸动人的心灵,但秦弈发现自己心中也真没什么波澜。

        有别于在现世被赋予了特殊意义,此世的龙并没有成为人族的图腾祥瑞,不被作为仇敌就不错了,如今历史湮灭,龙也只是作为传说中强大的神兽,有所尊敬而已。

        反而是秦弈受穿越前的认知影响,以前一直把龙的地位看得比较高,上次来这儿还有那么点朝圣之感的,但随着修行的提升和见识增长,那是真没感觉了。

        毕竟开天辟地都经历过了。

        源初第一只凤皇还是自家老婆呢,握着小拳拳卖萌的时候哪来的逼格……揭开神祗图腾的面纱,背后还不都是各有性情的生命而已,龙也就那样。

        这回一会儿瑶光一会儿父神的,更是把逼格掉泥沟里去了……

        秦弈抬头,和龙魂对视了好一阵子,才道:“神志清晰点了么?”

        烛龙沉默了好久,终于摇了摇头。巅峰凤皇看见秦弈也只有一种模糊感觉,如今被怨气折腾的有些迷糊的烛龙显然更是分辨不出什么名堂来,只能压下心中困惑,低声回应:“尚有些昏沉,基本已无大碍。小友……上次来此莫非已过万年?”

        “……”秦弈抬头想了想:“十七八年吧。”

        烛龙:“???”

        你上次来这才是个腾云,现在无相了告诉我才过十七八年?

        秦弈行了一礼:“谢过龙神当年赐予的一丝龙威,尤其感谢先天造化骨,助我妻子塑造躯体。”

        “妻、妻子?”烛龙的眼睛又要大得填满山腹了:“你说谁是你妻子?”

        “当初你把先天造化骨给的谁,忘啦?”

        安静。

        过了好半天,烛龙抬起爪子,试图去摸秦弈的额头:“你发烧了,年轻人?还是说追求流苏被她锤傻了,陷入了狂热的幻想?”

        秦弈无奈道:“有点龙神的逼格行吗?还没你家牛牛和龟龟逼格高。”

        “从来没把那几个当儿子看。”烛龙平静道:“真正的龙族能长个乌龟样吗?”

        秦弈:“……”

        龟龟,下次见到你一定摸摸头。太可怜了。

        话说什么叫渣男,这个才是啊。你嫌弃乌龟样,不想想人家乌龟样是怎么来的,有本事当年你别上那只母乌龟啊!

        烛龙道:“要不然你手上这貔貅戒指上带的灵……难道我要找你报杀子之仇?”

        啊对了还有这回事,秦弈立刻道:“龙神说得很对,龙族不长那样。”

        烛龙点头。

        秦弈点头。

        达成共识。

        “那只小螣蛇,血脉倒是与我更为亲和。”烛龙慢慢道:“而且她有一种亲和天赋,能在我最怨念混乱之时与我达成一定的沟通,这些年来,感谢她一直陪伴。”

        原来如此,说怎么你对夜翎比亲儿子还亲,果然是有来由的。一边是根本没当儿子看,一边是陪伴孤寡老人的小姑娘。

        烛龙又道:“小蛇说,世间已经没有其他龙了,是这样吗?”

        秦弈怔了怔:“是,不但没龙,也没凤凰,这个问题我好像还没想过……当年她应该不至于做这种灭绝的事……”

        烛龙沉默片刻,低声道:“无非被天宫圈禁,要么成为材料,要么就是坐骑。龙子凤裔沦落至此……瑶光……”

        “那个……”秦弈道:“不是我替她洗啊,实话实说,这事多半和瑶光没关系。她的思维根本不在这里,这种应该是九婴的思维,统治、凌驾,以及逆袭了龙凤血统的快意。”

        烛龙没有回答这话,在它看来,瑶光和九婴没什么区别。

        只是道:“你既能暂时唤醒我的灵智,为何不解了外面的封印,让我出去?”

        这回轮到秦弈沉默,安静地看着烛龙的眼睛。

        烛龙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秦弈慢慢道:“首先,我进来救你,是因为造化骨的人情,也是因为你我是天然盟友,应当携手面对共同的敌人。但不代表你反而可以居高临下,把这当成一种理所当然的命令。希望你明白。”

        烛龙不置可否:“既是首先,必有其次?”

        “其次,我需要明确一件事情,否则我宁可你继续封印在这里。”

        “何事?”

        “出去之后,你报复的对象,是瑶光?是天宫?还是人族?”

        烛龙不语。

        秦弈续道:“还有,你的方式是自己去复仇,还是会选择与妖城合流?若是后者,方式是以如今的妖王为主,还是会争夺妖族领袖,试图自己统领妖城?”

        这就是秦弈独自进来而没有带程程夜翎的原因。

        世界很现实,程程希望烛龙能够恢复理智,不要成为一种能被利用的破绽。然而程程又不希望这位出来就倚老卖老,反而和她来了一场孰为领袖之争。但又哪来这么好的事呢,烛龙一旦出来,它自然会有自己的想法。

        程程不想还没开始呢就先来一场针锋相对的内部撕逼,还是让秦弈做个中间人先打个底,所以她没有进来。

        流苏也一样,在某种意义上,烛龙的陨落是瑶光为了她做的,当年争霸,流苏和烛龙可开过好几战的呢,大家可不是你好我好的真盟友。

        如今想要一致对抗天宫,起码得先把事情捋清楚,要不然放出来的可是个定时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