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抖音吧 - 修真小说 - 仙子请自重(问道红尘)在线阅读 - 第一零二三章 造化与因果

第一零二三章 造化与因果

        这个时候的秦弈真的很帅……

        高空之中,沙漠无风,天空无日,原本在半空就消失无法落入沙漠的飞雪此时以秦弈为中心飘飘旋转,形成百里飞絮,蔚为壮观。

        飞絮中央,秦弈双目微阖,双手虚抱,衣袍无风而动,飞雪随之狂舞,电闪雷鸣,风雨大作。

        暴雨落入沙漠,汇成涓流,如同蛛网遍地蔓延,息壤铺遍,草木生春。

        死寂的荒漠肉眼可见地变成了绿洲,并且还在改造,绿洲潭水开始汇流,花草品类逐渐繁茂,树木开始生长,渐渐粗如儿臂,仿佛绕过了岁月。

        此时的秦弈,真的像个天神。

        还不是扮酷摆出来的,他全身心在施展神通,根本无心旁骛。

        这一套操作看似行云流水,似乎是一套术法,实则融合了冰水雷土木,生命之息,时光之道,以造化金章为核,施展出的神通造化。

        半个时辰内,沙漠变绿洲。

        夺天地之造化。

        这可不仅仅是样子帅,而是行为帅,结果帅。

        别人或许也有类似能力,但通过的是不一样的运作机理,不可能像秦弈这种全以先天之灵堆出来的这么轻松这么快,仿佛就是挥洒了画笔,造就了新的乾坤。

        呃不是,流苏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看他帅气还是在考虑他的修行。

        捂脸。

        脸上有点烫。

        才不是发花痴呢,一定是刚才看他多人运动的后遗症,确信。

        流苏偷偷看了后方一眼,那边程程夜翎的眼睛都成星星了。

        一对花痴。流苏鄙视了一声,继续看秦弈。

        那边师徒也在意念交流,生怕打扰到秦弈。

        “师父,哥哥好好看啊……”

        “小浪蹄子你刚刚才那个过,这才多久呢又发春。”

        “我没蹄子,这词是形容你的,师父。”

        “……”

        “再说了,这和看也不冲突嘛,师父你自己的眼睛都是星星。”

        “我、我眼睛是星星怎么啦,没看见那边那个号称远古人皇的,眼睛居然是心形,才叫好笑呢。”

        “她做一个女人的时候,怎么表情也经常很像原来那只球啊。”

        “……本来就是同一个人,表情当然神似。”

        “……但是一个人类的眼睛为什么会变成心形。”

        师徒俩陷入了深深的困惑里,并且一起鄙视这只变成了人样还跟球似的人皇。

        “我说,你们在干嘛?”

        秦弈的声音传来,三个女人都抖了一下,如梦初醒。

        “咳咳。”流苏板着脸道:“干得不错,没白教你造化金章。”

        秦弈笑道:“感觉此番对我自己的‘造化’二字认知也有所领悟,也是对修为有益之举。”

        “你感觉到了什么?”

        “感觉到了……”秦弈犹豫一下,还是道:“创世。”

        流苏微微一笑:“有点相似,终究是造化。”

        造化,创造与演化。

        自然之本,大道之源。

        早在流苏教秦弈核心修行法的时候,就问过想学偏向哪一类的,秦弈回答的是偏向变化,于是流苏选择了造化金章。它虽然也可以用于战斗,却不是常规意义上的战斗法,但它也不是光变化用的,而是创造与演化。

        秦弈真正用于战斗的主要还是武修方向,身躯自带的擎天玉册。

        若分两仪,造化金章主生,擎天玉册主死。

        生死相融,成就混沌内核。

        造化金章是流苏教的,擎天玉册是……瑶光留的?

        最有趣的是,虽然她们都会,可以任选。但流苏的战法才比较野蛮,更贴近擎天玉册,瑶光更优雅,更贴近造化金章。

        也不知怎么会颠倒过来传给秦弈的,这奇怪的缘法。

        对了,现在秦弈学时光之道的领悟还远远超过空间之道呢,气人。

        流苏想到这里,扁着嘴神游天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等醒神过来,却见到程程夜翎一人抱着秦弈一边胳膊,叽叽呱呱不知道在说啥,流苏看得直泛酸水,你们师徒俩一人一边,我呢?

        本棒才是正宫!

        一只球坐到了秦弈脑袋上,揣着手手看天。

        秦弈:“……”

        程程夜翎左右斜睨了流苏一眼,都有些无力吐槽,其实也挺习惯,没啥好吐槽的……

        还是说正事好了。

        程程问道:“鲲鹏躯体已经演化妖城多年,便如烛龙身躯也已经是山峰了,这种变化对它们躯体本身还有意义吗?”

        秦弈道:“对躯体已经没意义了,变不回来了,妖城依然是妖城。但这个是伤势的具现,本质反馈的是神魂之创。把这些伤势复原了,鲲鹏的神魂多半也能从紫府深处演化而出,只是可能会很虚弱,说不定一开始连乾元都没有。”

        程程喜道:“这不要紧,能演化出来就好。我们的天材地宝还是很多的……”

        秦弈点点头,相比于被封印得啥都没做的烛龙,鲲鹏对妖族真是功德无量,如果世间真有功德法,说不定鲲鹏都能借此再度成圣。其实从私心上讲,鲲鹏虚弱一点也不是坏事,否则还是要面临之前问烛龙的几个问题,挺麻烦的。

        此时虚弱,等它恢复得强了,自己说不定都太清了,程程也不是原地踏步。再说了……说不定大事抵定之后,程程自己都不爱继续混妖城了。

        终究只是裂谷一隅之地,程程从来就不喜欢。

        “我再去助它把其他伤势抹平。”秦弈慢慢走出绿洲,看着外围的一些洞窟,微微摇头笑了笑。

        身边的程程也笑了笑。

        这些洞窟是各类小伤演化的,如果荒漠算致命伤,这些洞窟就是脓,想要解决已经太过容易。

        其中有个凛霜之窟,当年秦弈拼死拼活在里面取凛霜果,差点要了小命。

        那时候是程程在考验秦弈呢,如今考验者已经套着项圈摇着尾巴在榻上……嗯……

        程程面若红霞,偏过头去不看秦弈。

        其实她真正对秦弈动心的时候,就是这个二愣子在凛霜之窟里拼命的时候。

        若说再回头,这也是一项吧。

        大家的始末,那曾经一闪而过、自己都没能明晰的内心,被照心境照了出来,自己都不敢置信。

        头上的球忽然说了一句很煞风景的话:“你们知道形成这个凛霜之息的伤势是谁干的吗?”

        秦弈挠头:“忘了,你好像说过什么道人。”

        流苏笑嘻嘻道:“凛风道人,大名赵无怀。”

        秦弈三人差点没集体滑倒。

        “当时他是作为瑶光下属,和瑶光一起来助我和妖族争门的。当然如今知道那就是瑶光挑拨的,她帮我也没安好心。”流苏悠悠道:“虽然这算个鸡毛蒜皮的小事吧,不管怎么说,你把过往的所有因果全部尽了,无相可能也就圆满了。”

        无相圆满,还早呢,很多过往并未明晰,因果未尽。

        但眼前这个……

        曾经觉得恐怖无比的大能,残留了数万年的术法威能都能让自己骨肉不存,那种高山仰止的敬畏和憧憬全特么喂了狗。

        前天刚刚把这位大能弄死呢,死得还很丢人,要不是秦弈送他一程,可能现在还处于夜翎的天火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大个屁能。

        当达到了一定的层级,就会发现曾经觉得神秘强大不可仰望的人,也就那么回事,说不定某些方面还只是个逗比。

        赵无怀如此,远古人皇好像也没好哪去……

        秦弈憋着对人皇陛下的腹诽,伸手轻按。

        偌大的凛霜之窟灰飞烟灭,因果终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