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抖音吧 - 修真小说 - 仙子请自重(问道红尘)在线阅读 - 第一零五三章 兵临仙宫

第一零五三章 兵临仙宫

        说是已经晚了,秦弈安定海天之后,还是立刻撕开空间,直奔万道仙宫。

        万道仙宫面临攻击也有好一阵子了,不管来不来得及,总是要去的。

        之前当秦弈被流苏从洞房揪出来的时候,就先后收到了两个感应。

        先是九婴轰破建木禁地外围大阵。若是一般情况,这实在太远了感应不到,可被流苏提醒可能建木有难之后,秦弈刻意沟通留意体内建木之息的共鸣,自然也就能隐隐有感,发现了海天之变。

        于是第一时间传念给距离天枢神阙颇近的北冥,羽裳收到消息又通过秘法和母亲取得了联系,又再度“转接”秦弈。秦弈羽飞绫都是无相,一旦有了媒介转接,这超远距离交流便成为可能。这也是秦弈为什么能精准定位羽飞绫的位置,出现在她面前的原因。

        但在这个过程中,就同时感应到了另一处变故。

        万道仙宫的宗门身份牌,发出了求援信号。

        秦弈瞬间陷入了抉择:是先去帮东海,还是先去帮仙宫。

        仙宫是自己宗门,有大恩义,按理怎么也得先去……但是东海面对的是九婴,仙宫面对的是……人间修士。

        是的,万道仙宫面对的并非天上人,而是之前灵云宗的人解释过的“投名状”。攻打万道仙宫的人都是人间修士,具体不知有谁,也不知道九婴在这方面是否拿足了“守诺”的态势,有没有派人暗中插手。

        原本投名状的选择也未必有什么指向,应该不是冲着秦弈出身的宗门去的。只不过万道仙宫这个反抗上天的出头鸟,连妓女的比喻都拿出来了,被想上天的第一时间抓起来打简直太正常了。

        何况明面上万道仙宫就两个乾元,一个长期不知道躲哪的宫主,一个刚突破乾元没几年的棋痴。这不揍你还揍谁?

        秦弈考虑之后还是认为,九婴那边需要自己和流苏一起对抗,而人间修士,让曦月明河出马最恰当不过。

        老道姑这辈子专镇人间,威望也没比鹤悼差了,尤其对于近几千年,曦月威望已经隐隐盖过鹤悼才对。只不过曦月明河的空间之道不专业,没法直接穿梭,得赶去……希望仙宫能扛过这一阵子,捱到曦月明河赶到,基本就没问题了。

        按理本就不该有问题,二柱子藏了那么多,能被人随随便便打破才叫离谱呢。

        话虽如此,却阻不住的忧心如焚,毕竟没有亲见,谁能放心得下?

        所以大家心中都明白,四处救火是最蠢的,整个天下筛子一样,哪能疲于奔命到处防贼?必须捏合一个拳头,攻防一起调度才能转换主动权。秦弈先搞定天枢神阙,就是为了这个,可惜九婴太能搞事了,只歇了一天都差点出事儿。

        秦弈切齿。不把这货彻底弄死,以后怕是洞房都没得入了。

        …………

        在九婴攻打建木的差不多时间,左擎天到了万道仙宫上空,看着下方的隐匿法阵沉吟。

        各家宗门的护山大阵类型并不相同,并非谁都跟个乌龟壳一样的护罩,万道仙宫就是比较典型的迷踪阵与攻击法阵的综合,外人先是看不到山间状况,如果从地面乱走会陷入迷阵中出不来;如果从空中随便往下乱飞的话会遭受极为凌厉的攻击。

        连当年秦弈回山都不敢直接飞进去,每次都得走山门才行。

        护山大阵的模板,似乎也显示出各家宗门的特性。万道仙宫看似与世无争,一脸“你找不到我,懒得理你”的味儿,实则锋芒内蕴,“别惹我,否则弄死你”。

        左擎天较为熟悉的宗门里,另有两个的护山大阵走这种特性,一是蓬莱剑阁……难怪是亲家。二是他巫神宗自己。

        巫神宗跋扈张狂,也是以攻为主的代表。倒是没有想到,这万道仙宫骨子里居然和他巫神宗有一定相契。

        怪不得一度被安了个邪道标签。

        可这次最有风骨的,却仿佛是这个邪道。

        左擎天自嘲地笑笑,忽然伸手虚按。

        云开雾散,所有的隐匿迷踪尽数消失,万道仙宫的数百峰峦尽在眼底。

        有仙鹤振翅而飞,羽毛都吓掉了:“敌袭!敌袭!”

        不用它喊,仙宫各处已经尽起华光。

        左擎天身后也出现了影影绰绰无数人影,他没有回头,只是平淡地道:“贵宗的阵法颇有门道,强攻恐有无谓伤亡,可知破绽?”

        以他无相中期之强,破个乾元护山阵,并不怕伤亡。会问这话,当然另有意义。

        身后有人微微一笑:“山门石龟台,便是阵核,破之即可。”

        仙鹤白鹿死命跑路,身后石龟轰然炸开,阵法消散。

        “天机子,我艹你姥姥!”

        “你这碎嘴仙鹤,若真知道我姥姥在哪,我倒要谢谢你了。看在往昔情面,我不杀你,让徐不疑来。”

        “……”

        左擎天身后破阵者,正是天机子。

        郑云逸等人跟在身后,各自沉默。

        虽然……许多谋宗人士都想过打回仙宫翻身做主,可是以这种方式却没几个人愿意接受。

        当然也有……比如西湘子就一直很恨万道仙宫,而且越来越恨,几乎咬牙切齿辗转反侧。对于眼下的状况,来此之前西湘子就拍手称快了,眼下更是红光满面,得意得仿佛是他亲手操作的一般。

        郑云逸都不知道那是为什么,老子当年被弄得倒霉透顶都没你那么恨,该和秦弈合作的时候一样能合作,不知你个小喽啰到底在恨个啥?

        他的道行终究不够,师父天机子早在几年前就一语道破了天机:“凡叛离故土者,心中最大的期待莫过于故土衰弱,自己发达,可以居高临下地鄙视穷亲戚,某日衣锦还乡受到尊崇追捧。然而事与愿违,自己发展越发窘困,故人却风生水起名震天下,那种心理落差便是憎恨之源。只要能踩死对方,怎样都愿意。”

        郑云逸记得自己当时问:“那么师父也是如此么?”

        天机子只是微笑:“我的发展又不比谁弱,棋痴刚乾元,我已中期。分家之后,我的修行才是一日千里,世上乾元期内修行比我快的人也没几个,我为何要恨?”

        郑云逸可以理解,因为他自己的修行也一日千里。从当时那个穷奇祭坛出来之后,他的气运好像也越来越好,颇得了些造化,如今早已晖阳。回顾师父的话,郑云逸觉得这或许也是自己不怎么恨的原因吧……若是一直在万道仙宫,指不定现在还卡得欲仙欲死呢。

        当然,和秦弈差距过大也有关系。

        当和对手差距大到了一定程度,那就连追逐的念想都没有了。

        或许这份心静下来,反而是修行变快了的原因之一。

        但无论如何,郑云逸也想不明白,明明看似得道一般的师父,这次为什么会选择做带路党,带着足以让万道仙宫灭门十几次的恐怖力量,降临故土。

        这明明与他平日里表现出来的意思不符,难道师父的恨,终究还是深藏在心里?

        郑云逸的回忆杀只是一闪而过,实际只过了刹那,万道仙宫深处传来了宫主那不着调的笑声:“大黄,你看谁来了?那人被你咬过。”

        天机子脸上的肌肉抽了抽。

        里面的声音继续飘传:“还有那谁,巫神香火无人问,造谣八卦你最行,左宗主你好。”

        左擎天脸上也开始抽搐:“我左擎天没有造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