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抖音吧 - 言情小说 - 怪物被杀就会死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我汤缘人畜无害 (8200,第一更)

第十三章 我汤缘人畜无害 (8200,第一更)

        天都,安全局会议厅大楼,地下停车库。

        昏暗的灯光,偶尔在耳畔响起的引擎启动声,以及时不时穿过车道,离开停车库的车辆,还有AI检测的闪光,构成了这个仿佛孤立于繁华外界的环境。

        而就在一辆看似平平无奇的黑色的轿车旁,一场针对文明讨论正在展开。

        “智械存在本身,对我们就是危机?”

        听着偃圣的话语,苏昼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有些纳闷道:“假如他们不反对我们,那怎么能算是危机?”

        但是略微思索过后,青年很快就明白过来了。

        ——确实如此。

        苏昼微微点头,他若有所思地自语道:“的确,随机开灵的‘付丧神’,和觉醒出灵魂的AI并不一样。”

        “甚至,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为何?

        其实很简单。

        那就是被创造出来的目的。

        AI觉醒出灵魂和自主智慧,其实不会有太大的影响——至少没有到崩溃级的那么大。

        毕竟AI被设计,创造出来,本质上就是人类希望有一个智能在这个职位上工作。

        就像是车载AI那样,它倘若有着近乎于人,甚至和人相等的智慧,那其实是好事,哪怕是开灵出灵魂的AI并不想继续这份为人开车的工作,那么它也有足够的资本和智慧去其他岗位上工作,亦或是当一个自由个体,而人类也乐见其成。

        对于它自己和车载AI这个职位来说,这都不损失什么,无非就是车载AI这个职位变成了培养智慧个体的生产线。

        这有什么不好?本质上和野兽亦或是养殖灵兽中,随机出现了开灵觉醒的智慧灵兽那样没有区别,所有人,包括野兽自己都喜闻乐见。

        但倘若是不需要智慧,只需要稳定的‘机械工作生产线’觉醒了智慧,真的变成了付丧神那样的妖怪,智慧个体……那该怎么办?

        苏昼只是简单想了想,就不禁摇摇头。

        假如这位生产线妖怪愿意继续工作,恐怕工厂和国家都不敢让它继续工作吧?

        毕竟智慧生命具备的权利,和工具具备的权利天差地别,倘若随意对待,反而是寒了广大开灵智慧体的心,而且对方的工作情况也不再稳定。

        而一个不能保证稳定的生产单位,本质上和一个无法保证稳定的工作个体那样,是很容易被辞退的,这个和是不是觉醒智慧的AI亦或是妖怪无关,哪怕是人类也是如此。

        至于精密生产线开灵产生智慧,无法工作后,对依附这条生产线工作的工人员工会有多大伤害这点,苏昼并不清楚……但想来,肯定会有许多人被影响。

        “而且,最可怕的其实并不是整体开灵,而是部分开灵。”

        想到这里,苏昼抬起头,他冷静的看穿了这一理论中的要点:“倘若整体开灵,或许还能通过将灵魂单独取出,转移至其他的躯体上这样的操作,保证工具本身的完整——但倘若是部分觉醒智慧,那么它诞生的瞬间,就会制造出巨大的混乱和破坏,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失。”

        【不错,的确如此,就是这个道理。】

        虽然偃圣只是语音,但这语调却能想象出他赞赏地点了点头:【一栋房子,只有一面铭刻有纪念日期的墙开灵,它倘若成为妖怪,离开了自己原本的‘岗位’,房屋就会倒塌。】

        【一根凝聚了整个团队无数人心血的火箭,其中凝聚心血最终的引擎开灵,它甚至不需要胡乱行动,只需要稍微不按照原本规定的计划行事,变化那么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地方,这凝聚了无数人新血,人类文明最高的造物之一,就会出现错漏,进而自爆亦或是坠毁。】

        【现代人类科技文明的特征,就是紧密,环环相扣。也就是说,遵循机械的秩序。】

        【但是开灵却不一样,它的存在本身,就会导致机械内部稳定的秩序,变成混入了‘个体智慧’的不纯物。】

        偃圣举的例子,并不奇怪。

        不仅仅是苏昼,哪怕是一旁的汤缘,也在这一瞬想到了许多例子,不禁皱起眉头。

        ——电脑的主处理器和主板开灵了,变成了主板妖怪,但是屏幕,CPU,内存,硬盘和显卡都没有,灵气混乱,影响到了电流传导,以至于整个电脑都无法正常使用,说不定一不小心储存的信息都会被洗掉。

        ——手机中的部分零件开灵,变成了电池妖怪,通讯芯片妖怪亦或是屏幕妖怪,以至于正在看小说,玩游戏,开远程会议的人突然屏幕一黑,无法继续他的娱乐亦或是工作……

        如此想到,汤缘不禁转过头,心中有些忧虑的他看向车载AI所在的黑色轿车。

        就像是自己熟悉的这位AI……它只是AI主机和引擎开灵,构成了灵魂体——这其实还算是好的,因为AI主机本身就有控制引擎的权限,而AI主机在产生灵魂前就具备稳定引擎的能力,它拥有灵魂,不影响工作,反倒可以让车载AI的工作更加人性化。

        但倘若,这辆汽车,开灵的是轮胎,是车门,亦或是方向盘呢?

        在车开的好好的时候,突然轮胎在行驶过程中脱落,车门在有人经过时突然打开,需要闪避什么的时候方向盘失灵……那该怎么办?

        别说不可能,汤缘平时闲暇的时候,偶尔也会看点交通事故集锦,里面车子开着开着,轮胎就自己飞出去的状况不要太多。

        虽然大家都调笑道,那是‘车轮自己去追求自由的道路了’,可倘若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那可真不是什么能笑出来的好事儿。

        “但是,圣席,您说的状况,有点不太可能吧……”

        想到此处,汤缘不禁有点不寒而栗,可是思来想去,他总是觉得有点不对,所以即便心怀畏惧,仍然开口,对威严的圣席提问:“怎么会有一个整体单独开灵的状况?这简直就像是一个人身上,只有手臂亦或是某个内脏可以修行一样,简直太古怪了……”

        “怎么不会?”

        而这一次,却是道圣开口。

        老者微笑着捋了捋胡子,他哈哈道:“谁定义的整体?谁规定的只有整体能开灵?是你我还是天道真理?不谈这个,你以为为什么会有一部分人类可以修行,而另外一部分人类却不行,哪怕他们的父母都是修行者也是一样吗?”

        “那正是因为人类的修行天赋,建立在整体肉身和灵魂,对‘灵气’的吸引频率一致上,这个频率越是趋同,吸引率就越高,天赋就越高——而哪怕是父母都是修行者,孩子每个内脏,每个细胞单独拿出来吸引频率都很高,可是倘若这些高配置的内脏搭配在一起却不够协调,就会导致修行天赋低下。反过来说,只要趋同率够高,哪怕是基础配置不行,天赋也差不到哪里去。”

        “这也就是为什么修行天赋只能看运气,不能看血脉的原因。”

        “人类的肉体,每个器官本来就有可能会单独开灵,而其他器官不行,不然的话,灵气复苏后那么多奇特的超凡病又是怎么回事?就好比偃圣的电子冥府中,不就有一位典型的病人吗?那位女士的大脑开灵,可是神经系统没有,导致记忆读取不畅,差点变成痴呆乃至于植物人……而这种病是近乎无解的。”

        “而典型的超凡病,正是身体开灵了,而大脑和思维没有转变造成的。”

        如此说道,道圣挥了挥手,他的语气颇有些感慨。

        作为统管正国大部分官方超凡者的圣席,他最近这段时间可是被超凡病制造的种种案列折腾的够呛。

        想到那些极难预测,只有苏昼新开发的新版本‘鉴恶之眼’才能找到的超凡病患者,老者就忍不住叹息道:“其实还有更简单的一个例子……比如说,癌症。”

        “癌细胞和肿瘤这东西,就正是从属于你的肉体,又单独有自己存在方式的范例……而在某个大生产系统,大工业系统中单独开灵的工具,能制造出的破坏,就像是肿瘤那样令人头疼。”

        “这就麻烦了。”

        对此,苏昼没有过多的废话,他双手抱在胸前,眉头微皱道:“要解决这个问题,恐怕只能在关键生产厂地制造禁灵区,阻止相关设备开灵——但这样的话,却又有些过犹不及。”

        一边说着,苏昼一边给自己挑刺。

        因为这样会导致生产方式去灵力化,在这对已经开始融合科技和超凡力量的新时代技术产生困扰。

        “其实很简单,之前我和偃圣说的起草新文件,就是为了解决这种困扰。”

        道圣看了一眼正在思索的苏昼,然后又看向在一旁一直都沉默不语,似乎不敢说话的黑色轿车AI。

        他淡淡的说道:“那就是改进新的生产方式,对不同的生产设备,工具和各种产品,进行不同规格的额外改造。”

        “就好比如说法器,苏昼你的神刀,电子AI主机,以及各种原本就需要它去开灵的器物。这些器物,就留下让它开灵的渠道,甚至设下引导的符文阵路,防止灵体野蛮生长的同时,也能以现代化手段,加速器灵的诞生。”

        “而次要的一些工具和产品,比如说汽车,飞机,房屋等,就用符文阵路将其贯通如一,令它即便开灵也是整体,不至于单独开灵几个零部件……与此同时,这也能降低让它们开灵的几率,只有真正优秀的灵体才能从中诞生。”

        说到这里,老者不禁摇摇头,长叹一口气:“当然,这样对生产过程的改造,将会大大增加成本,而且需要漫长的时间进行替换,所以我之前才和偃圣说,没想到情况来的这么快……”

        “毕竟按照瀛洲扶桑那边的话来说,付丧神可是需要漫长时间才能诞生的东西,哪怕是幸运一点的器物,也需要十几年的时间才能孕育出灵魂。”

        “而你的这辆AI轿车,明明是新时代造物,但在区区四年内就有了完整独立的灵体,当真是快捷无比,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提早了五六年。”

        “我猜,这可能有一些额外的因素。”闻言,苏昼不禁若有所思地转过头,看向汤缘。

        而面色苍白的年轻人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目光也不知道朝着哪里放。

        道圣同样看向汤缘,他也露出了有些微妙的笑容。

        彻底返老,变成中年模样的圣席伸出手,拍了拍汤缘的肩膀,语气温和道:“小伙子,你的神通,很不一般啊。”

        “我记得你是叫汤缘吧?虽然是汤家的后裔,也差点走上歧路,但却是个好孩子,经常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残疾儿童,记录上都有,心肠很好。”

        “你的神通,潜力很大,虽然目前还没有确定,但我敢说,那绝对是一种原生的高等魂系神通,具备通幽,开灵,赋魂,点化,破境等特征……有着这样能力的你,在新世界探索部,当区区一个部长秘书,其实是有点屈才的。”

        “所以说,你有没有觉得现在的工作,有点不太适合自己?倘若有的话,那我可以为你介绍……”

        “诶诶诶,停,请停一下!”

        一开始,苏昼听着有人夸自己下属,面色还颇为愉快。

        但是越听到后面,他的表情就越是不对。

        直到道圣暴露自己的野心,开始诱惑汤缘之时,苏昼才黑着一张脸,在雅拉‘哈哈哈,你居然也有被人挖角的一天!’这样的灵魂狂笑中伸出手,打断了老者的话:“别乱挖角啊——汤缘可是我最重要的下属,没有之一,不许你抢我的人!”

        而汤缘则是呆在一旁,瑟瑟发抖——他自己当然是没有跳槽的打算,毕竟为苏昼工作虽然累,但凭借着在新世界探索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威,平时过得还是相当舒心的。

        至于累……哪里工作不累呢?起码苏昼作为领导,是真心对他平等相待,当做朋友一样交流,日常还时有照顾……在其他地方可以这样吗?想来应该是不行的。

        不能奢求更多了。

        “唉,别紧张,小苏教授,我们其实都是为正国,为全人类的未来服务。”

        看见苏昼一脸警惕的表情,道圣有些可惜地收回了放在汤缘肩膀上的手,他正色道:“总之,汤缘秘书,我个人认为,车载AI的迅速开灵,或许和你的天赋神通有很大关系,假如有时间的话,你大可以来安全局的相关部门来进行一次更加详细的高级别检测,相信肯定有所收获。”

        “这倒是可以去去,汤缘,你的能力现在想来,的确颇有神异之处。”

        对于这点,苏昼倒是没什么意见——毕竟这点对汤缘的未来的确有益,而且他也是安全局特殊行动大队总队长,安全局也是自己的势力范畴。

        谈论到这里,话题差不多也接近结束。

        苏昼转过头,看向名义上属于自己,但实际上一直都是汤缘在使用的黑色高级轿车,他不禁感慨道:“话说回来,有着灵魂的AI,应该就算是独立的智慧生命体了吧?”

        “这方面,正国有相关的智慧生命权法案吗?”

        【有。】

        此刻是偃圣回话,本就是相关领域权威的圣席简略讲解了一下:【就在前段时间,苏昼你前往国外进行连续访问时,三十六圣内部会议就通过了相关的法案……原本已经扯皮了十几年,但是因为现在的状况,大家都很清楚在这方面纠缠没意义,所以就通过了。】

        道圣对此微微点头。

        对于该法案,他本人并不反对,但是三十六圣内的保守派和与偃圣不对付的人本就不少,卡着人工智能相关法案不通过,就是内部斗争的一种手法。

        不过现在世界这种状况,倘若还内耗的话,是会被群起而攻之的。

        所以属于技术激进派那一方的偃圣,也算是如愿以偿的被放宽了许多限制。

        “毕竟,说白了,这就和拟道差不多——只要AI学会了我们人类的文化,那么就算是人类的一部分,妖族可以是‘人类’的支流,那么‘AI’‘智能机械’自然也可以。超凡化的人类,论起学习速度,并不比AI慢,而且还更加全面。”

        如此说道,道圣的目光变得悠远,他的语气坚定:“昔日仙神,有着接纳万物成为自己的度量,而现在的我们虽然还未抵达那个程度,但却有着相同的志向。”

        【归根结底,我们并不是排斥‘工具’拥有‘智慧’。】

        偃圣也跟着说道,他的语气平静中带着些许感慨:【说到底,机器开灵变成人,和野兽被教化变成人,又有什么区别?我们能接受兽神界,自然也能接受付丧神和智能AI。毕竟,接受了他们,我们也同样拥有了他们的力量,可以用神兽的血脉优点强化自身,用优越的机械和芯片武装自己的肉体和大脑,甚至是像我这样,投身于无尽的网络信息空间。这同样是正道。】

        【问题在于‘随机’这点,让秩序变成了混乱,会对人们造成危害和损失。】

        “说起这个……。”

        谈到这里,苏昼也微微眯起眼睛,他想起了之前自己本来想说,但结果被道圣挖角汤缘时打断的思路。

        青年摸着下巴道:“偃圣,你们说的改造生产线,除却‘规范开灵’‘整体化开灵,增加开灵难度之外’,应该还有一个‘禁止开灵’吧?”

        【的确。像是各类生产线,以及火箭,宇宙飞船引擎,一部分超级计算机,大型网络服务器,铁路地铁等交通网络相关,电网,核电站等,事关民生的相关设施,设备,我们都会铭刻‘散灵之阵’,镇压它们的灵化过程。】

        偃圣的语气顿了顿,然后道:【这是必须的。打个比方,倘若我们化工工厂中的反应釜开灵了,而其他配套设施没有,然后它不愿意工作……那我们除了换一个反应釜,也没有其他应对措施了。】

        【可这样的话,不谈工厂蒙受的损失,反应釜化妖后,它又能做什么呢?自己炼丹,继续工作吗?它又该如何修行,谁来指导它?】

        【这只是一个例子。实际上,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开灵了会导致大麻烦,不仅仅给他人制造痛苦,自己也很痛苦的存在。】

        说到这里,偃圣沉默了一会,然后叹息一声:【实际上,我们已经尝过相关的苦果——就像是我们正国第一座,模拟三足金乌内丹而成的可控核聚变发电站,就因为其核心部分开灵化妖,导致相关场地全毁,几位核心工程师不幸遇难……那个时候,苏教授你正好前往异世界,不在国内,而我们也将这个消息压下。】

        【这还是没有成功化妖开灵,只是一部分有了相关的不完整灵化迹象,就导致如此大的损失,而倘若成功了,那么一头肆虐的核聚变大妖在被镇压前,会对人民和财产造成多大损伤?这方面,虽然有点残酷,但是仍然是稳定为上,我们不会允许这一系列的‘工具’‘生产设施’和‘战略设备’拥有自我意志,乃至于一切开灵可能。】

        【就像是仙神,也不会允许‘玄阴血煞池’‘斩仙台’‘谪仙池’这等极端危险造物,有自己的智慧那样。】

        苏昼也默默点头。

        在这方面,他肯定支持诸位圣席的决定,不会瞎杠。

        总不能说,‘可控核聚变发电站也有自己的梦想!’,所以就支持对方化妖吧?这也太不负责了。

        不管怎么说,从源头就开始抑制,控制,总比意外诞生后,不得不承受苦果要好。

        这是对双方都负责的状况,不然的话,就像明明在怀孕前,还不是怀孕时,就知道这个孩子注定身有残疾,大脑和身体都有缺陷,还非要怀上,然后怀胎十月生下来那样。

        不管怎么说,都是一笔麻烦账,弄不好,就会造成社会秩序崩溃,一不小心,便是一场‘智械之灾’。

        所以,干脆从源头起,就不要让它们诞生——反正灵力不朝着这里汇聚,就会朝着其他地方汇聚,并不会真的缺少什么。

        只是这件事,仍然让苏昼有些感慨。

        “没想到,这种难以注意到的小事上,都有可能酿造出一场波及全人类的灾难……也幸亏我之前将宇宙即将毁灭的消息,告知给了所有人,不然的话,单单就是相关的规章制度和流程施行,在会议上就要扯上好几年吧。”

        想到此处,苏昼便轻笑一声,他抬起手,凝视着手中的掌纹:“看来我的决策是对的,有些事情,没必要隐瞒时,就该说出来。”

        “倘若一不小心晚了一步,全世界灵化大潮掀起,真的就是灾难了。”

        虽然苏昼感慨,但是这一切毕竟还没有发生。

        而且看样子,未来也不再会发生。

        话题结束了。

        道圣和偃圣在登记了黑色轿车的车载AI编号后,便离开此地。他们都是大忙人,别的不说,修行是不能落下的。

        为了以防万一,他们将会优先审核这一批次车载AI的生产线,然后展开全国范围内的AI普查,观察现在的器械灵化程度究竟到了什么地步,好确定接下来的生产线改造确定相关的计划流程和时间。

        而苏昼和汤缘也都坐上了车。

        “先随便逛逛,我开一天的会了,先休息一会。”

        躺在车后座,青年懒洋洋地说道,而车载AI愉快且温和的回答道:【好的,苏先生。】

        【已确定漫游路线,祝您旅途愉快。】

        “谢谢了啊。”

        坐在车上,苏昼侧过头,看着车窗外不断略过的街头风景。

        现代化的摩天大楼,以及来来往往,身着各色服饰的人群。繁华的商店,面带笑意和勃勃生机的人群。还有无数新奇的造物,以及使用这些造物,享受新时代技术的人群。

        文明的一切,都根基于人民身上。

        注视着这一切,苏昼不禁微微点头。

        “仙神文明,在处理灵化个体方面,的确有过人的先进之处,毕竟,强大的仙神,本身就是一个文明整体。”

        “和现代社会不同,仙神有着所有的技术,无论是炼丹炼器,修行战斗,亦或是画符立阵,推演卜卦,祂们自我创造价值,自我消费价值,自己就是一切生产资料,生产机器的集合体。”

        “所以无论是什么东西开灵,无论是刀剑,铠甲,衣物,法宝,乃至于其他任何东西开灵,有了个体智慧,都可以被他再次掌控——而对于仙神来说,无论工具有没有智慧,都没什么区别,就像是人类个体对于人类整体来说也近乎于工具一样,开灵的法宝对于仙神而言也是同理。”

        “因为,仙神就是‘高于单一智慧生命体’的超级生命。”

        虽然心中如此想着,但是苏昼却并没有打算成为仙神。

        即便已经有着在昔日的中央神庭,完全算是真正仙神的实力,最多就是在某些方面因为缺乏时间的累积,少了些底蕴,但苏昼却并没有对这一身份有半点认同的欲望。

        很简单。

        仙神固然强大,但祂们的思维逻辑中,始终缺少了一种对底层民众真正的关怀。

        祂们的爱,祂们的守护,归根结底,最多只是期待,期待底层民众中,能够出现与自己相似的同类,并与此同时,守护与自己相关的锚点。

        “仙神的道路,显然有着优点,但同样也有缺陷,只有吸收其中的优点,摒弃错误,才能称得上是进步和革新。”

        “在这一点上,现在的人类文明,做的相当不错。”

        将目光从车窗外的街景收回,苏昼转过头,似笑非笑地看向一直都保持沉默,自从被挖角后就不敢说话的汤缘。

        青年调侃道:“怎么,汤缘,终于察觉到自己神通很强这点啦?”

        “不过说实话,当初你的灵体化居然能让残疾人也能看见光明,听见声音时,我就知道,那绝对不是普通的灵力神通……而倘若你对轿车也使用相关的神通的话,令不完整的‘AI’乃至于‘死物’获得生命,也半点不奇怪。这大概便是‘点化’和‘开灵’的妙用。”

        “不过,假如你这家伙,肆无忌惮的到处给死物开灵的话,指不定还真的会制造出一大批‘智械’和‘妖怪’,给人带来困扰,也难怪道圣会想要把你看管起来,免得未来可能造成麻烦。”

        虽然看上去只是挖角,但是青年可是很清楚,被挖角到重要机密部门的话,其实就相当于被封印了。

        除却相关研究和修行,相关部门成员可是什么事情都干不了的。

        用外国的一个名词来说,大概就是‘封印指定’吧。

        而对于苏昼的揶揄,一开始汤缘还讷讷无言,但到后面,他就有点受不了了。

        “部长,你这是污蔑!”他如此愤慨的说道:“我还没寂寞到会干出这种事情的地步……就算是这辆车,也是必须的时候才会用神通赶路的!”

        “倘若我的神通真的能加速灵化,制造智械和妖怪,而我也真的想要制造智械的话,那肯定是无聊到爆炸,想要找人说话才会这么做!”

        说到这里,汤缘便用近乎‘哀怨’的眼神看向苏昼,他没好气地小声嘀咕道:“而现在,我工作这么忙,还要照顾冷夏夏,平日有多余的时间,还要去残疾人小学当志愿者……这样的生活,当真是‘充实’炸了,哪来的时间去搞什么智械!”

        “只是说一个可能。”

        苏昼耸耸肩,他同样半点也不觉得汤缘真的有这么闲。

        智械危机这种事情,肯定和这么人畜无害的汤缘没关系的啦。

        不过话都说到这里了,他也想起来一件事。

        “话说回来,上次就说要给车载AI起名了,现在它连自己的灵魂都有了,也是该有个名字了吧?”

        如此说道,苏昼从座椅上坐正,他好奇地看向车载AI主机所在的地方,然后开口问道:“汤缘,你想过给它取名吗?”

        “还没想过……虽然说最常用的是我,但归根结底还是部长你的车,我来取名果然有点不太好。”

        “嗨,这种小事……不过正好,车子也算是开灵有魂,算是独立智慧生命了,也不用我们来费脑筋。”

        汤缘的谨慎,出于性格,他不肯做可能会导致其他人不高兴的事情,而苏昼对这方面显然并不在意。

        他颇有兴致地对未命名车载AI提问:“AI,你有没有兴趣为自己取名?我不介意的。”

        【既然您已下达许可。】

        对此,车载AI柔和地说道:【开始运行命名算法。】

        数秒后,期待着的苏昼和汤缘,便看见一个预料之外的答案浮现在车子的屏幕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