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抖音吧 - 言情小说 - 怪物被杀就会死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求思天仙之路 (7000,第二更,求月票!)

第十四章 求思天仙之路 (7000,第二更,求月票!)

        “咦?”

        登时,车中就出现了普通人看见生僻字后,本能的茫然之声。

        ——??那是什么?

        苏昼还好,他毕竟吃了好几枚智慧果,隐约还记得自己在字典上看过这个读音为‘lian’的字,但是本就没有接受过系统教育的汤缘就懵了:“这是什么字?”

        “不是,车车,你为啥给自己取这个名字啊?”

        不谈暴露了自己平时对车载AI昵称的汤缘,对于这一困惑,车载AI耐心地解释道:【根据‘名字’应当具备特殊性,无歧义性,且带有一定意义的基准要求,我认为,‘?’完全可以作为我的名字,且完美符合要求。】

        “这逻辑倒还挺正常——但名字也应该保证方便沟通和理解啊。”

        苏昼倒是觉得车载AI的逻辑很有趣,不过倘若真的按照这个理论的话,那全世界所有人恐怕都需要发明一个生僻字亦或是特殊的图案,比如说二维码,来作为自己名字的代称了。

        “咦?等等。”

        想到这里,苏昼便突然皱紧眉头。

        因为他察觉,这似乎就是神秘学中,有关于‘真名’的定义。

        每个魔法师和恶魔,乃至于天使和其他的灵,都有其真名,而这个真名越复杂约好,越独立,其他人越无法理解越好,整个宇宙独一无二。

        而社交账户,乃至于个人身份证件上的二维码,其实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独一无二的真名。

        掌控了这个二维码背后的权限,就能在官方系统中,掌控一个人所有的官方背景资料,调出所有相关的信息……这么看来,真名系统,指不定就是古代西方神代的身份证件系统?

        谁知道。

        而得到苏昼的意见之后,车载AI又计算了几秒——这对AI来说已经可以说是思考了很久——然后,又得出了一个全新的结论。

        【既然,?被否决,那么‘瀮’这个字,我觉得同样很合适。】

        “这个的确不错啊。”

        不仅仅是苏昼,就连汤缘也微微点头,鼓掌赞赏。

        随后,他有些好奇的问道:“只不过,‘瀮’……你为什么取这个名字?”

        【因为我第一次有感觉,我有着自我意识,可以思考自我时……世界正下着雨。】

        瀮,就是久雨的意思。

        很简单的理由。

        “有了名字,就可以登记员工,领工资,享受部门福利了。”

        对此,苏昼哈哈一笑,对于一个智慧生命展现自我的主见,他总是会显得很高兴:“至于职位,司机如何?或许还可以加一个后勤员工,不过这样的话,你就要陪汤缘一起处理公务了。”

        “一分待遇,一分职责,这就是我的准则。”

        【谢谢苏部长!】

        而瀮迅速地修正了自己对苏昼的称呼。这又引得苏昼和汤缘笑了起来,车内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瀮其实很聪明。

        而就在这段时间,汤缘和苏昼讲解了一下自己最近和瀮的行动。

        说实话,他也不太清楚瀮是什么时候孕育出灵魂的,但从很早开始,它就相当有灵性。

        “最近部长您消失的这段时间,我不是很忙吗?”

        如此说道,汤缘叹了口气,他拍了拍大腿,露出了颇为后怕的表情:“有一次明明答应好了冷夏夏下课后去接她,结果太忙迟了半小时,本以为要失约,让她一个人呆在学校等我,结果却发现瀮在察觉我忙于加班的时候,居然自己作出了判断,提前自动行驶,代替我把冷夏夏接了回家。”

        “然后,基本一直都是瀮代替我接送冷夏夏了——因为会在车上播动画片和节目,夏夏她可高兴了,比我亲自去接都兴奋。”

        “有意思,居然会有这种判断和情商……一般的人类,恐怕都不会想到这么做吧?。

        苏昼对这方面的消息,总是充满了兴趣和好奇。

        在未知领域方面,青年一向热爱求索。

        所以,苏昼看向瀮主机所在的方向,他眯起眼睛,主动询问道:“说起来,瀮,你有没有想过想要变强?”

        【变强是什么?】而名为瀮的AI,那亲切中带着疑惑的语气响起。

        “嗯……仔细想来,的确有点复杂……”苏昼沉吟了片刻,又继续道:“那,你有没有觉得,继续这样作为车载AI的工作,是一种压迫?”

        【压迫是什么?】仍然是带着困惑的声音。

        “独立自主?疲劳?有没有被控制的束缚感?”

        苏昼接连询问相关的问题——而所有问题都不是无的放矢,毕竟之前还在探讨有关于智械危机的问题,苏昼想要知晓,作为第一位已知有着灵魂的AI,瀮对这一系列传统的AI反叛理由究竟是什么想法。

        与此同时,他还在用灵力监控着瀮的相关反应,确定对方是否有着智慧生命独有的‘撒谎’迹象。

        虽然说起来有些残酷,但即便是苏昼对瀮的好感度非常不错,可倘若对方有任何叛逆人类的迹象的话,那他也只能遗憾地送对方去相关部门,进行批评教育学习了——文明可以接受想要融入自己文明的个体,却没办法接受想要反叛的个体。

        作为瀮曾经的‘持有者’,现在的上司,苏昼有这个责任去判明这一点。

        但结果却颇为令人疑惑——面对苏昼提出的种种问题,瀮绝大部分都表示出了‘无法理解’的困惑,亦或是漠不关心的忽视。

        显然,这并非是智力原因,正如同汤缘所说,瀮很聪明,甚至有着足以理解其他人难处,进而自己选择自主行动去帮忙的情商与智慧。

        它只是,单纯的无法理解这些概念罢了。

        “居然如此……”

        在测试了一大堆问题后,苏昼不禁睁大眼睛,为结果感到惊讶。

        因为测试的结果证明,AI在基础的逻辑上,的确和人类是近乎完结不同的思维模式。

        总结一下。

        以‘瀮’为代表的相关AI,对变强毫无兴趣,它对人类控制自己,并为其他人类工作这点也毫不在意。

        瀮不会觉得自己被剥削,除非它刻意去模仿人类的思维模式。瀮也不会觉得人类的金钱算是‘资产’,因为它们的自我认知,只有灵魂,而它的肉体,包括AI主机和整个黑色轿车,都是可以有可无的东西。

        既然无需现实的资源,那么现实的货币也就毫无意义。对于瀮来说,能够访问大量相关网站的公民权限,才是它真正缺少的东西,而这种东西都是公民基础,它自然就拥有。

        总的来说,经过这么一套询问下来,苏昼也算是搞明白了一点瀮的想法,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偃圣毫不担心AI会掀起智械反叛这种事。

        不仅仅因为偃圣本身就是相关领域的大师,真的发生叛乱,他第一时间就能将所有叛变机器人洗脑回来。

        最重要的,其实是期待AI会产生类似人类的思维模式这点,根本就是人类的一厢情愿。

        AI的逻辑,和人类是完全不同的。

        人类,之所以成为现在的人类,是因为后天的教育,和先天物种基因的塑造。人类有家庭,有男女性别,有父母,有社会,有老师同学朋友上司下属,而人类之间,也可以产生决定性的思维不同,他们具备不同的文明观,对世界和价值各有一套看法。人类之中甚至能区分出超凡者和非超凡者。

        总的来说,人类之间的差异是如此之大,以至于有些人相信轮回,倒是对剥削毫无感触,而有些人会为了利益甚至是口号去入侵其他国家,制造混乱,只是为了保证经济的稳定,亦或是纯粹的破坏欲。但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人类,都有类似的三观。

        可AI呢?

        无论是传统意义上的父母,还是基因本能,AI全部都没有。

        AI没有性别,也没有社交,它们和人类的不同之处太过巨大,无论是价值观还是生死观都极其诡异。

        【我的数据有备份在‘新世界探索部AI数据中心’,实时通过卫星传输进行同步上传,所以在数据中心被摧毁前,我是不会消失,也即是‘死亡’的。】

        这是瀮被苏昼和汤缘询问起相关话题时的回答,而它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有礼:【只要是从这些数据中孕育出的灵魂,都能算是我,所以即便是灵魂被摧毁了也没关系,总是会再生的。】

        很显然,和人类不同,相较于灵魂,瀮对数据算法更加看重,并认为那才是自己的本质,而灵魂对于它而言,其实就像是人类对血肉的看法一样,不过是‘损失了很心痛,但总是可以治疗,再生的东西’。

        在这方面,恐怕就连老鼠的思维模式,都会比瀮更加贴近人类。

        认为AI和人类一样,本身就是极其傲慢的事情,其傲慢约等同于将外星人看做人类的特异版本。

        而认为AI会因为权益和被‘压迫’等行为,而对人类掀起反叛的旗帜这点……也实在是太过人类主观主义了。

        “我大概完全明白了。”

        察觉到这方面背后的真相后,苏昼坐回车后座,他微微点头,并和旁听的汤缘同时啧啧了两声:“果然,还是我有点杞人忧天。”

        “像是你们这种特殊智慧生命,哪怕是反叛,理由也绝对不会是我们人类想象的那些吧。”

        【根据相关算法,可以确定反叛的基准要求为意义和利益,目前并不符合条件。】

        而瀮只是简单地回答了这么一句话。很有AI的风格。

        此时,太阳逐渐下山。

        天都也逐渐被夜色覆盖。

        霓虹的光芒开始充斥街道,而下班高峰也令车道开始逐渐变得拥堵。

        “还有什么事情吗?”

        察觉到这一点,觉得休息时间差不多也该结束的苏昼对一旁的汤缘建议道:“过一会,咱们就回南岭总部加班,所以有事情的话,就尽快办完吧。”

        “我想想……啊,都下午六点多了!”

        而汤缘思索了一下后,他一看时间,顿时就发出惊呼:“糟糕!我本以为今天只是我自己加班,没想到会拉着瀮呆这么久……原本预定好我自己去加班,而瀮去接送冷夏夏下学回家的!”

        虽然已经有相关的治疗和改造手段,但是冷夏夏现在还是在安全局附属医院的附属小学中上学,而汤缘平时的住所,除却南岭总部的房间外,也就是天都安全局周边的员工房了。

        因为冷夏夏奶奶身体不适,老人家的精力也逐渐不济,所以如今基本上是汤缘负责照顾冷夏夏,而老人家就呆在汤缘家里做饭,平时在街坊走动一下养老。

        可因为汤缘实在是过于忙碌,所以当他加班时,他就会让瀮自己去接送冷夏夏上下学,甚至会让对方去买早饭,付学费,干其他几乎所有事情。

        好好的一个车载AI,硬是让他变成了全能家政机器人,苏昼听完后,甚至开始怀疑这也是为什么瀮当初能智能升级,乃至于产生灵魂的原因了。

        毕竟,瀮要干的活太多了。

        现在去小学接送,也不算迟。

        毕竟自从灵气复苏,有了灵气课乃至于各种相关辅导后,哪怕是小学,也经常半夜七八点钟才放学。

        在瀮熟门熟路的驾驶,以及汤缘时不时灵体化轿车走近路的情况下,众人很快就抵达了安全局附属医院小学。

        “我就在这里等着。”

        苏昼没有随同汤缘和瀮进去,毕竟以他的身份,倘若贸然出现在这种小地方,可能引动的关注恐怕会有点麻烦。

        青年隐匿身形,站在小学的门口,就这样远远地注视整个学校。

        正如同之前的附属幼儿园那样,这是一座专门设立给各种残障儿童,缺陷个体的小学。

        里面的学院,大多都是冷夏夏那样的盲人,亦或是聋哑人——而自然残障人士,乃至于天生遗传疾病的患者就更多了。

        虽然说,如今早就有了生体再生手术这等技术,许多残疾早已不是问题。

        但手术的治疗费用,却不是所有人都负担得起的。

        而且,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相关治疗。有些身体比较虚弱的孩子就无法接受再生手术对身体的刺激性,只能选择其他更加缓和的疗法,亦或是等待器官培育移植。

        想要得到‘完美’的结局,总是会有困境。

        “啊,是车车!”

        而沉默地注视着这一切的苏昼,突然听见了熟悉的欢呼声音:“咦,汤缘哥哥也来了?好开心!”

        那是冷夏夏有些惊喜的呼声。

        与此同时,轻笑着的苏昼还能听见远方传来的,属于其他小学生艳羡的声音。

        “真好啊……夏夏每次都有哥哥的专车接送……”

        “是呀,真让人羡慕……”

        对此,冷夏夏则是努力辩解道:“这不是我和哥哥的车车——是另一个让人有些害怕的叔叔的!”

        “虽然那个叔叔看上去有些威严,但是人可好了!”

        听到这里,原本正为小孩子之间天真交流微笑的苏昼,顿时脸色一黑。

        ——叔叔?

        怎么回事,上次见面不还是叫我苏昼哥哥的吗?

        “汤缘,这是怎么回事?”

        登时,正在校门口,正笑着把冷夏夏抱起,放进车里的汤缘悚然一惊,他听见自家顶头上司在灵魂通讯中,带着隐隐森然气息的质问。

        登时,汤缘就叫屈道:“这不关我事啊,部长!自从夏夏上次在学校学了‘辈分’,知道你是我的顶头上司后,她就坚持你比我大一个辈分,而她喊我哥哥,所以就叫你叔叔了。”

        “也幸亏她喊我哥哥,倘若夏夏叫我叔叔,那你现在就是爷爷了!”

        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

        当瀮驾车过来,苏昼也登车后,他便亲自对因为又见到了‘人可好了的叔叔’而欢呼的冷夏夏,重申了好几次对自己的称呼问题,强行将这方面的问题纠正了过来。

        哥哥和叔叔,可是天壤之别,他可不想像是冰银,明明是参加初中级竞技比赛的年龄,却莫名其妙是曾祖父的辈分。

        而在这一过程中,苏昼也观察到了冷夏夏的其他同学。

        和现在已经基本治愈,双眼已经近乎完全治好,就等着‘眼部灵魂’再生完毕后,就可以去正常小学就读的冷夏夏不同。

        她的那些同学,除却残疾外,其他都是有着家族遗传病的个体。

        并不是简单的遗传病,而是类似‘综合免疫缺乏’‘运动肌无力’‘软骨症’‘天生神经系统病变’和‘骨骼肌萎缩’等近乎无法用传统医疗方法治愈的孩子。

        理论上来说,除却修行功法,修行至超凡阶,后天返先天,重塑肉体根基外,这些病症都是不可救治的,哪怕科技进步到了如今这个水准也是如此。

        但是,依照汤缘那充满乐观的话来看,苏昼却知晓,最近这段时间,生圣和偃圣又推出了一些全新的医疗方案。

        “通过注入特定的神兽血脉,强行治愈某些自然疾病,亦或是机械化赛博改造,植入人造芯片和电子化大脑皮层,取代病变神经系统的作用,进而达成‘正常化’的治疗功效吗?”

        听着这些单单是说起来,就显得有些离经叛道,颇为激进的治疗方案,苏昼不禁沉默地点了点头。

        这些方案,他都很清楚——最近这么几年时间,生圣和偃圣一直都在相关的会议上申请通过这些方案临床治疗的权限。

        无论是动物实验,亦或是生圣用自己的复制体进行的实验,都非常完美。

        但结果显而易见,绝大部分圣席都否认了这一点。

        因为伦理,因为可能存在的后遗症,以及遏制生圣偃圣的技术进步等等或是光明正大,或是不能明说的理由。

        但是,最近这段时间,生圣和偃圣,都拿到了他们原本一直都拿不到的相关权限。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苏昼给出了名为‘世界即将毁灭’的压力。

        ——在延续面前,伦理毫无意义,所有一切矛盾都会被压下,哪怕是再怎么看不惯生圣偃圣这种激进的技术派,但都到了这个时候,也只能放手让他们一试。

        而这尝试,却也造福了这些孩子……毕竟是试验性质的疗法,前几批治疗的孩子都不需要任何治疗费用,甚至相关系统还会倒贴补助金。

        有着两位圣席亲自照料,哪怕是治疗不起效果,起码也不至于会过于恶化。

        “下一步,估计就是‘新人类’改造计划,乃至于‘全民芯片植入’了吧。”

        坐在车前排,听着车后座冷夏夏开心地对汤缘说着最近学习的内容,拿了多少朵小红花,苏昼一边聆听着这些最平凡的生活片段,一边思索着圣席们有关于人类未来的种种宏大计划。

        两种对比,令他颇有感触。

        ——果然,对于人类而言,有压力,才有改变的动力。

        反过来说,倘若没有矛盾和压力,一切都稳定,那么革新的土壤,也就不存在了。

        “为了革新……所以有必要挑起一定的矛盾吗?”

        如此想到,苏昼不禁低声自语。

        他抬起头,凝视着车前窗处不断闪动的街景,以及天上灰蓝色的夜空.

        青年在心中思索:“就像是……当初的周不易一样。”

        苏昼还记得,自己当初第二次回到神木世界时,被自己久别的友人拜托,成为神木世界的‘威胁’的时刻。

        那个时候,周不易的想法,大概就和他现在类似吧。

        ——一个文明,只有在有威胁和矛盾的情况下,才能维持稳定,维持稳定的进步,并培育革新的种子。

        “所以,一个文明,需要威胁,需要敌人,需要矛盾。”

        此时此刻,苏昼能够看见,漫天的愿力。

        天都明亮的城市灯光之上,因为太阳落下而生的漫天黑暗,正在被千千万万人类心中孕育出的愿力光点点亮。

        这些普通超凡者,乃至于仙神都未必能清晰看见的光点,对于持有‘万世革新之力’的苏昼而言,却是如此清晰可见。

        ——那些都是革新。

        众生渴求改变,渴求革新,渴求永不停歇,向前迈步的力量。

        因为最近这段时间,整个人类世界的改变和变革,这些原本因为常见不变的秩序而沉寂的愿力再一次地的开始活性化,变得明亮而绚丽。

        就像是夜空中的星河。

        而如今,这些灿烂如星光的力量,都在等待着……等待着一个引领者的到来。

        凝视着这些绚烂的,瑰丽的光芒。

        早已找到自己道路的苏昼很清楚,当有朝一日,整个地球都变成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由他主导,带领前进的新世界之时。

        恐怕就是他踏足不朽,天仙之境的瞬间。

        而这一刻,并不漫长,但也绝对不算是短暂。

        不仅仅是因为苏昼的硬实力,还未抵达霸主之境的巅峰,也是因为革新并不是那么简单快捷的东西。

        它需要一步一个脚印来铸就,就像是规避器物开灵可能造成的‘智械危机’那样,需要踏踏实实地察觉问题,解决问题,然后才能更进一步。

        并且,最重要的是,如何令一个文明,令万物众生,长远且持久地保持心怀‘革新’之意呢?

        思虑着自己未来的道路,凝视着那些正在‘等待着’自己的愿力。

        乘坐在轿车的苏昼,陷入了沉默与思索。

        本能告诉苏昼,只要自己像是最近的所作所为那样,告知全世界世界即将毁灭的信息,并且以力量压迫其他存在,令所有人都相信这一点,人为地催生矛盾,那么革新之意就会经久不息。

        如同生圣和偃圣终于摆脱了数十年来的压制那样,约束会被解开,被压抑的技术和力量将会爆发。

        “可这不对。”

        但很明显,不用其他人说,苏昼自己也知道,这并不是一条正道。

        而是一条激进的邪道。

        “只有一个文明,自发的拥有想要革新的欲望……只有这样,才能算是正道正法……才能算是正确。”

        “但如何才能达成这一点?”

        苦恼于这点,苏昼陷入苦恼的思索。

        思索,永不止步。

        “总是期待更高,总是盼望更远,总是相信更好。”

        而正如同苏昼注视着这个他所在意的世界。

        灵魂空间中,雅拉也在注视着苏昼,这个祂所在意的人类。

        赤色的蛇灵凝视着自己的立约者,然后露出了愉快的笑容。

        “而否定和质疑,总是会推动革新和进步——这也是革新的一部分。”

        “苏昼啊,只需要一颗永不满足,贪婪的心,生命就会自发的革新和进步……而这些又会反过来制造出矛盾,制造出纷争,促进新的革新诞生。”

        “你已经走在了相对正确的道路上……多么有趣啊,这一切诞生的瞬间。”

        低声自语着只有自己知晓的话语,否定的精灵,最古老的蛇,浮现在世间。

        祂盘旋在苏昼的肩头,雅拉与苦恼的苏昼一齐凝视着这‘人间’的一切,然后轻声呢喃。

        【正是因为如此,千千万万年来,我总是会因为你们而施行,并乐此不疲。】

        2018年6月21日,上午。

        做好了一切准备的苏昼,准备在文圣的引导下,进入传道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