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抖音吧 - 言情小说 - 怪物被杀就会死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传道塔 上 (4400)

第十五章 传道塔 上 (4400)

        2018年,6月19日,自正国第339届年中委员大会召开并结束后,一如既往,许多全新的法律预案被提出,而建议进行整改的规章制度也极其繁多。

        但和以往并不一样的地方在于,这一次提出的众多全新法律,甚至不少改革,其实都已经开始实施,如今的提出和讨论,都不过仅仅是走一个程序,而这些改动和过往提出的众多改革也大不相同,并不仅仅只是围绕表皮做文章,全都深入筋骨。

        依照惯例,许多全新法律草案的文档被公开在互联网上,允许公民对此提出意见和修改建议。

        其中,引起许多人争议和讨论的草案,都在网络上被人热烈的讨论着。

        【——若ai获得灵魂,或可获得同等拟道修行者的权益——正国后天智慧生命权益法更新——】

        【纯路人】:“等等,为什么ai也能被当成拟道啊?!”

        【客观来说】:“对啊!ai也能算是拟道吗?!哪怕是获得灵魂,也应该是器灵级的吧?”

        【他懂问他】:“嗨,拟道又不是只拟动物,人类模拟超级计算机,超级计算机模拟人类,不都是拟道……噫,这么一想,何时我的手机才能觉醒灵智,帮我刷工会战啊?”

        【匿名用户】:“感觉有点不太舒服,辛辛苦苦修行这么久,好不容易通过考核成了正式修者,结果ai都能和我相提并论……凭什么?”

        【匿名用户】:对,ai不就是工具吗,为啥要让它们有灵魂?人类的名分就那么廉价?

        很快,这一层楼就变成了有关于‘ai有没有资格获得和人类同等权益’的论战,并且迅速变成了相互人身攻击并现实约架,被管理员锁楼。

        而在他处,其他网民也都纷纷表达意见。

        【是冰凰不是水鸟】:“咦,等等,这才2018年吧,怎么这么快就给智械提供公民身份了?!(?Д?≡?Д?)”

        【是冰凰不是水鸟】:“不对不对?!为什么汤缘会是苏魔王的秘书啊?!(д)??”

        【永远单推○○】:“汤秘书不是一直都是苏海皇的秘书吗……火星水鸟,回去你该去的地方吧!σ`?′)。”

        【是冰凰不是水鸟】:“不不不,不管怎么想,这都很奇怪啊!(;?д?)”

        “2018年,ai技术的确才出来没几年,现在就这么着急提供公民权,那的确是有点快了。”

        正国,天都。

        因为正跟着邵启明在天都出差,负责为众多竞技比赛写文案的李寒山,此时正吃着黄焖鸡米饭外卖,半点也没有身为重明鸟血脉传承者对羽族的怜悯之情。

        冷酷无情的青年坐在电脑前,扒拉了一口饭,他摇摇头,滚动鼠标齿轮,将讨论串向下滑动,然后发出感慨。

        “不过说真的,汤兄这个状态很糟糕啊,一看就是连续加班好久,还来不及用修炼恢复精神……真是极惨的工具人。”

        “简直就和我一样……”

        已经加班了大半个月,还要维持小说连载更新,几乎快要累到暴毙的李寒山,他看着眼前一长串的讨论,不禁有些感同身受,然后简单地输入了自己的单纯的想法。

        【天寒山色:什么时候能让我的手机和键盘开灵?我不想努力了——(?_ゝ?)】

        看法?意见?

        和众多评击这一法案的拟道修者不同,李寒山对ai的意见就是没有看法。

        或许那些对自己血脉有所自豪的人,恐怕很难接受自己的血脉居然只能和人造之物诞生的灵魂等同吧。

        不过对于李寒山这个天生重明鸟血脉有缺,只是后天补完的拟道修士来说,‘先天’和‘后天’的差距,其实根本毫无所谓,而灵魂和血脉,也绝对不是超凡者可以用来吹嘘的东西。

        “真正可以吹嘘,骄傲的,应该是自己辛勤修行得到的力量,无论是血脉还是传承,都是前人留下的遗泽,将其当成自己的成果,对他人吹嘘,并以此为根据对他人横加指责,果然还是有点受不了。”

        虽然平时对外的形象,是不善言辞,且稍有自闭症的食草系青年,但李寒山对修行的观念,却非常的原教旨且实用主义。

        也正因为如此,他也是所有受到苏昼邀请的人中,唯一一个认真思考过,要不要去修行对方那神秘无比的‘无定法身’的人。

        无定法身。

        这是苏昼对自己那奇特拟道修法的称呼。

        在过去,金琼,九溟和林承德,这三位分别持有大鹏金翅鸟,真龙和若木相关仙神级修行法的修行者,都得到过苏昼的邀请,邀请他们一同修行这奇特无比的拟道之法。

        依照苏昼的话来说,这是他自我归纳总结自己血脉真身修行法后,修改数次后才得到的全新修法。

        无定法身,不仅潜力极大,而且容易上手,正可谓是人间一流的仙神秘术——但三人却都礼貌拒绝了苏昼的邀请,委婉地说不。

        毕竟,哪怕是在李寒山眼中,他也能看得出来这修行法的缺陷究竟有多大。

        首先,就是凝结全新灵气器官的问题。

        一般的修行者,根本没有那么多的灵力和生命力去催化血肉,给自己的真身凝结全新的灵气器官。而在真身中构造出全新的超凡结构,需要大量时间的打磨和校准,不然倘若出现错误,很容易就会导致走回入魔,乃至于重伤。

        时间和底蕴,就是第一个门槛。

        其次,便是灵气器官结构的来源。

        无定法身的修行者之间,互相交换结构图固然可行,但不修此法的修行者之间,或许就没有那么慷慨了。想要获得其他神兽亦或是拟道修者独特的真身结构,肯定需要击败对方才能获得,可是倘若自己都能够击败对方,那对方的真身结构对修行者而言,是否又真的那么有可取之处吗?

        这是个悖论。

        最后,便是难度。

        虽然苏昼一直都在说什么‘容易上手容易上手’,但想必这肯定只是对他自己而言。实际上,无定法身的修行难度极大,很容易走火入魔,身心俱损,患上超凡病外,它还需要极高的灵气控制精度,至少观察能力要到细胞级才能精通。

        这一门槛,基本就把超凡高阶以下的修士全部都筛了下来。

        但即便缺点有这么多,可是李寒山却仍然在迟疑。

        因为,哪怕是具备上述的一切缺点,这一修法仍然有着一个致命的优点。

        那就是,强。

        或许已经很强的其他拟道修者,对无定法身并不会有过多的看法,因为他们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战斗方式,对于无定法身‘多变’‘高适应性’的优点并不看重。

        但对于李寒山来说,却极具诱惑力。

        他很清楚,如今自己在所有同队中,武比不上关万径和金琼,文比不上邵启明,而关系和人脉比不上黎夜雨,但是却又全都不是最弱。

        这样不上不下的状况,令心中好歹还有一点神鸟傲气的李寒山,实在是有些无法接受。

        “果然,还是试一试吧。”

        如此想着,他下定决心:“等到苏教授会来,我就接受他的邀请……在他的指导下,去修行这个‘无定法身’!”

        与此同时。

        地球,正国。

        未知名秘境。

        “其实在古时的仙神时代,也是有着类似ai的存在的,像是‘黄巾力士’‘金甲神将’‘道兵’之类的存在,基本就是无魂傀儡,但却有着一定智能。”

        “只不过那个时候,灵气充裕,万物皆有灵,诞生魂魄实在是太容易,甚至可以说是必然,所以仙神甚至没思考过,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人造的无魂智慧体存在……甚至那个时候,类似的器物开灵化妖,都是颇受欢迎的。”

        “像是‘天机妖’‘卜道神’,便是昔日负责占卜解卦,看守‘洛图河书’的两位尊灵,而偃圣的‘阴阳爻定不灭机魂体’这一全新的仙神级修行法,也是出自祂们二者的传承。”

        苏昼走过幽深的山谷小道,与长袍佩剑,难得穿着如此正式的文圣一同来到一片山谷中的盆地,一座纯黑色,百米高的高塔面前。

        一路走来,文圣一边抚着胡子,一边絮絮叨叨地与苏昼交流最近中央委员会的相关会议结果,以及自古以来的ai政策。

        不仅仅是ai,双方还根据可能存在的‘外星侦察者’这一话题,进行了相关讨论。

        “说到底,最重要的并不是权益,而是未来,这些有着灵魂的ai,应该去何处工作。”

        这就是苏昼的观点,他向来都不在意什么传统伦理,只是在意事情最根本处的矛盾:“只要不抢普通人的工作,那么即便是众人再怎么抱怨,也不会真的有人会实质意义上的去反对他们。”

        “这一点,苏教授你大可放心,我们有的是全新的工作岗位,去安排他们的去处。”

        对此,文圣则是信心十足的呵呵一笑,而苏昼颇为好奇的追问:“是哪里?”

        “自然是宇宙舰队相关的职业了。”

        文圣悠然回答,而苏昼闻言,先是一怔,然后便哈哈笑道:“果然是好主意!”

        的确,相比起需要人躯行动的人类宇航员,以及是外来者的塔林星宇航员的电子灵魂,本身可以进行数据储备保证不灭,并且学习速度极快,可以快速适应太空环境,且没有各种人类思维定式的ai,当真是最适合不过的宇航员了。

        毕竟,说白了,人类就是生活在大地这一二维平面上的生物,固然有着三维的视角,但却没有‘飞行’和‘长时间潜水’相关的三维活动习惯……这一种思维趋势,需要经过漫长时间的训练才能扭转,这也是为什么优秀的飞行员成为优秀宇航员的几率比一般受训人要大得多,而大部分太空训练都可以用水下训练模拟的原因。

        但是ai就不同了……他们最大的优势,就是身为后天的人类造物,并没有那么多‘习惯’。

        “的确,现在外星来客虎视眈眈,我们地球文明的确需要用最快的速度建造一批太空武力,守护我们自己的星域——可依照现在的生产力情况,战舰或许还好说,但驾驶员就难找了。”

        如此想到,苏昼越来越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而灵化的ai充当舰员,的确是坚固了受训程度和稳定性的好选择。”

        “不过,倘若宇宙舰队相关领域内的职业,都被ai把持的话,恐怕其他人还是会恐慌的吧?毕竟如此庞大的武力,置于外人之手……”

        而对于苏昼提出的这个问题,文圣仍然是风轻云淡地笑道。

        “那依照这个道理,他们其实更应该害怕你,不是吗?”

        “足以毁灭世界的武力,置于外人之手……倘若什么事情都要害怕,那大家什么都不做不就好了?”

        听到这里,苏昼眨了眨眼,然后不禁微微点头:“确实,太过瞻前顾后,畏畏缩缩,也不像是革新之理。”

        山谷狭小,唯有一瀑布,一寒潭,一片绿色的草地,以及几个菜刚刚抽芽的小树。一条古朴的青石长道的尽头,便是苏昼这一次行动的目标。

        【传道塔】。

        而就在青年和文圣两人缓缓在青石路上行走之时,苏昼的目光便不禁被路旁的那几颗小树吸引。

        然后,发出轻咦。

        “唷——这不是菩提树吗?旁边的就是扶桑……”

        “啊,若木也在这里,还有不死树,沙罗双树!”

        注视着这些才刚刚抽芽,明显才刚刚抵达幼年期的神木,苏昼的目光不禁露出几分讶色:“这么多神木?居然都有,都放在这里,而且看上去都是最近这几年才种下的……”

        “是的,当初中央神庭的仙神离去时,几颗神木也留下自己的种子,作为传承的一部分。”

        侧目看向那些欣欣向荣的幼小神木,文圣捋须道:“除此之外,自然界中,也留存有一些神木的传承。就像是昆仑秘境中的蟠桃神木那样,欧罗巴那边的金苹果神树也是如此,各大势力都传承了这些,数千年来,历朝历代,保存的都很完善。”

        而说到这里,文圣却不禁叹了口气:“只是可惜,凤凰神鸟的直系血脉,因为有一次在千年前成为了皇族,结果在王朝倾覆时,被义军和内部的叛徒杀光了——纯血的凤凰一族基本全没,也就民间还有着不那么纯血的凤凰血留存吧。”

        “倒也不是同情那些凤凰皇族,毕竟他们失德于天下,自是要以死谢罪,只是可惜那传承消失,是我等正国万民不幸啊……”

        老者想到此处,却是长叹一声,而苏昼则是安慰道:“别担心,现在灵气复苏,谁知道会不会有人突然觉醒了凤凰血呢?你瞧,我苏家这么稀薄的龙血,都能觉醒,想来凤凰传承也总会有再现的一天。”

        “那呈你吉言。”

        此时此刻,两人已经来到传道塔下。

        不等文圣开口介绍,苏昼便自己主动抬起头,开始认真地打量了一下这看上去平平无奇,仿佛就像是一颗黑色竹笋的高塔。

        但是,就是这么一眼,青年便面色肃然。

        “厉害。”

        一瞬间,苏昼的语气就变得严肃起来,他的双目中绽放着灵光,来回扫荡着这座高塔的塔身:“居然……是纯黑色。”

        “不仅仅是灵目看上去是黑色,就连神识扫描,也是纯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