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抖音吧 - 其他小说 - 我自镜中来在线阅读 - 第315章 军营中的集市

第315章 军营中的集市

        第315章        军营中的集市

        硬币在空中翻滚着,我正想去接,一只手帮我接住了,在那只手将硬币握起来之前,我清楚的看到,硬币朝上是反面,竟然是不救……

        抢硬币的人,是英格丽德,她笑着问:“干什么呢?看你们嘀嘀咕咕的,呦,卡罗,得福亲王大喜的日子,你怎么愁眉苦脸的?”

        “我哪里愁眉苦脸了?”我说道,英格丽德随手拿起一个铮亮的银盘子:“你自己看,脸都成狗不理包子了。”

        我一看,楞了一下,真是如此,不应该啊,我已经知道结果了。

        麦卡锡笑着说:“卡罗在决定温格妮儿的命运。”

        英格丽德一听,收起嬉闹的表情:“决定好了吗?”

        朱莉笑着说:“严格来说,温妮的小命,被你捏在手里了。”

        英格丽德吓了一跳,她亮出硬币,那是正面:“这个?掷硬币?真有你们的,要不……重新来?”

        麦卡锡笑着说:“不用了,已经知道答案了。”

        “确实是这样。”朱莉笑着点点头。

        我愣了:“什么答案?”

        英格丽德也盯着看:“什么答案?”

        麦卡锡笑着说:“落在你手心中虽然是一刹那,但那是反面,卡罗脸色非常难看。”

        “而你亮出来时,是正面,他脸色突然好看多了。”朱莉笑着说。

        原来我自己都不想杀她,我笑了起来,把硬币收回去:“你们在胡说什么呀,我再考虑考虑。”

        “唉,正面是什么?”英格丽德问道。

        她想问正面是杀还是不杀,我笑了笑:“正面是人像嘛。”

        英格丽德气的翻着白眼:“我是问你什么结果。”

        我摇头笑着,就是不肯告诉她,找到萨妮:“那个女孩怎么样了?”

        “刚到王城,正在想办法,已经能确定,就是恶灵干的。”萨妮说道。

        “有进展立刻通知我。”我说道。

        萨妮点点头,奇怪的问:“一个孤女,你这么关心?”

        “当然,你们如果成功了,相当于能救两个人。”我低声说道。

        萨妮点点头,继续为基媞搜寻更美味的点心。

        心结已解,我走到莱昂和玛格丽特面前:“不错,郎才女貌,恭喜你们。”

        莱昂笑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玛格丽特笑着说:“多谢陛下成全,我父亲今早听我说要嫁给得福亲王,还以为我回心转意了,可当我告诉他莱昂就是得福亲王的时候,父亲都惊呆了。”

        我笑了起来:“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你们以后怎么打算?王太后想让你们跟我回王城,你们的意思呢?”

        莱昂看了看玛格丽特,玛格丽特笑着说:“如果您允许,我们想留在这,莱昂说既然dove的符号,真的能给人带来幸福,他决定把那个银饰店开下去,为更多的人打造幸福。”

        “好啊,你们自己的未来,得自己决定。”我笑着点点头,可心里却骂道:‘便宜那个卖巧克力的了。’

        会场一散,朱莉、杜美和米希尔立刻要求我、大卡和英格丽德继续讲《鹿鼎记》,这一下,又给讲到了后半夜,可也只讲了不到一半。

        朱莉不太满意:“韦小宝这是找了多少个老婆?”

        英格丽德一拍桌子:“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不许剧透!”

        我无奈的耸耸肩,结果朱莉一晚上都缠着我,我只好告诉她,一共是7个,这才得以安睡,次日一早,萨妮送来了好消息。

        “魂质?”我愣了:“什么鬼玩意儿?”

        “嗯,还真是鬼玩意儿,就是恶灵的碎片,只要有它,就能熬煮药剂,解除咒术。”萨妮说道。

        朱莉摇摇头:“可那个恶灵飘忽不定,上哪找去?”

        “嘿,这个简单,西泽发现恶灵给那小女孩打了标记,估计是等她快死的时候,要来看的。”萨妮说道:“别问我它为什么这么做,恶灵很难捉摸得透。”

        “那么说,只要守着那个小女孩,等恶灵一来,就灭了它,然后用魂质煮药剂就行了?”我笑着问。

        萨妮立刻摇头:“不行,等不了,那孩子身体很弱,若是再晚几天,就是服了药剂,也活不了,必须提前,温格妮儿不是比她先染上了吗?在温格妮儿设伏就行了,不过还是那句话,你得找猎魔公会,宫廷魔法师对付恶灵的法子,跟那些巫婆冲病人敲脸盆效果一样。”

        我挑了挑眉毛,这比喻还真是形象:“那么……什么时候呢?”

        “不知道,尽快吧,天知道温格妮儿还能活多久,可能恶灵就在看着也说不定。”萨妮说道:“得尽快去,药剂正在准备,很快就好。”

        我点点头:“那立即启程吧。”

        萨妮说道:“西泽他们会在比拉城等你们,我最近有点感冒,就不去了,体质弱的人去了只是添乱。”

        我笑了笑:“朱莉,你就跟萨妮在一起吧。”

        朱莉似乎不太乐意,萨妮摇摇头:“不用担心朱莉,她是孕妇,最安全的就是她,恶灵搞不清楚她肚子里怎么还有一个,所以不会理会她的。”

        朱莉笑了起来:“看来怀孕也是有好处的。”

        萨妮瞪起眼睛:“生的时候但愿你也能笑的出来。”

        “嘿,别吓唬她。”我说道。

        萨妮摆摆手,我们收拾好东西,打算去跟麦卡锡说一声,结果见到麦卡锡的时候,他正捂着腰,我奇怪的问:“怎么了?”

        “唉,你那个老师算的真准。”麦卡锡说道:“坠马了,我没事,养两天就好了。”

        老师恰好走了进来:“不听老人言,越不让你吃,你还来劲了。”

        “可蜂蜜.肉卷跟坠马有什么关系?”麦卡锡皱着眉头问道:“这也太……”

        “不符合逻辑了。”我点点头。

        老师哼了一声:“当然有关系,你自己想吧,哦,对了,那个恶魔……”

        我愣了一下,傻笑道:“把她忘干净了,她在哪?”

        “帐篷里,她问还有没有试验品?没有就回去了。”老师说道。

        “呃……”

        “带她去比拉城吧。”朱莉笑着说:“或许能找到一两个囚犯。”

        我点点头:“好吧。”

        喂饱了吃货,我们来到了军队的集结点,比拉城,已经很近了,有趣的是,这里虽然下了雪,但并不冷。

        还没把四周的情况看完,一个衣着普通的中年人就推着车跑了过来:“几位,吃了吗?我这有咸鱼汤,还有麦饭。”

        我愣了一下:“吃、吃了。”

        中年人点点头,推着车寻找其他客户了,朱莉皱着眉头:“什么情况?”

        “大概是做小买卖的吧?”杜美说道:“这里有这么多军队在集结,唉?不对啊,这里不就是军营吗?他怎么进来的?”

        我四处看了看,军营里面竟然有集市,这种事有人听说过吗?

        “太离谱了吧?”朱莉看着集市上应有尽有的货物说道,这集市规模还真不小。

        杜美苦笑着问:“老大,要管吗?”

        我想了想:“懒得管,让麦卡锡自己处理,我们赶紧去比拉城。”

        朱莉摇摇头:“天啊,军纪松散成这样子,可别把特遣队带坏了。”

        “他们呢?”我问道。

        “昨天就开拔了啊,跟着大部队走,也来这里,估计昨晚就该到了,罗萨说要顺便练练急行军。”朱莉说道。

        我伸手拽住一个正在买早点的士兵:“看见特遣队了吗?”

        “特遣队?什么是……长官!”士兵立刻向杜美敬礼,杜美笑着说:“回答问题。”

        “报告,没见过什么特遣队,哦,倒是有一伙军人,穿的花花绿绿的,头上扣上个……”那个士兵艰难的比划着,我点点头:“他们在哪?”

        “往前走,最南边,他们一到,就每个人都挖了一个坑,然后就都蹲在那里面了。”士兵说道。

        我点点头,看起来已经做好了防御准备,急行军,还连夜挖了按散兵坑,罗萨连长真是指挥有方。

        “你们怎么在这买早饭吃?没做饭吗?”杜美问道。

        “没有,长官下令我们可以随便在这玩,但必须带着武器。”士兵拍了拍自己的长剑。

        我差点吐了血:“你们长官在哪?”

        “我们伍长?”士兵觉得我可能不会找他伍长,我摇摇头:“军衔最高的。”

        “那就是我们团长了,说是一早就去了那些……就是您说的那个什么特遣队那。”士兵指着一个方向说道。

        我点点头:“好了,你……继续。”

        士兵立刻跑了。

        杜美皱着眉头:“这些商贩明显不对劲,怎么会下这种命令?”

        朱莉松了口气:“至少特遣队没放羊。”

        我们快步穿过营地,走到特遣队那,特遣队已经把散兵坑连成战壕了,还设立了突出部观察所,我恍惚中感觉回到了过去。

        我很快找到了罗萨的指挥部,几个团长也在,他们正在开会,罗萨一看我,就笑着问:“现在是陛下?”

        “啊,今天不当二等兵了。”我笑着说:“你们干得不错啊,后面那群赶集的是怎么回事?”

        几名团长立刻敬礼,其中一个说:“陛下,情况有点不对头。”

        “看出来了,军营里出了个集市,当然不对头,怎么回事?”我有点生气。

        团长说:“我的团是最先到的,可我们刚到指定地点,就发现了这个集市,我下令躲开他们扎营,结果还没布置好,这群家伙就冲了进来。”

        “等一下,你说你来之前,就有了?”朱莉问道。

        团长点点头:“是的,换了好几波人了,晚上也不消停。”

        我挑了挑眉毛,这意思就是还有妓.女喽?

        “所以你们就让士兵们嗨起来了?”我都给气乐了。

        团长摇摇头:“请您听我解释。”

        “说吧。”我坐了下来,看你能解释出什么花来。

        团长说道:“我们团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注意到了,这里靠近这个没有人烟的小镇,不会有集市的,而且他们就像等着我们一样,所以我就把他们都包围了。”

        朱莉差点笑出声来:“包围,是被人渗透了吧?”

        “不,请看一下这个。”团长指了指身后。

        我这才注意到他们做了个简易沙盘,弄得还不赖,仔细一看:“明白了,其实就一个团在中间玩,其他的团,则把这里团团包围了。”

        “是的,只要一下令,谁都跑不了,罗萨长官的部队战斗力很强,我们就拜托他们防御一下最前沿。”团长说道:“不过奇怪的是,我详细问过每一个士兵,这些人就是来做生意的,没人关心我们来干什么,连那些姑娘也都是一样。”

        罗萨点点头,指了指旁边摆的一桌子各色小吃:“这些食物,我们也都检验过了,没问题。”

        “这么诡异?”我也愣了。

        朱莉也想不明白:“实在搞不明白怎么回事。”

        “还有其他异常吗?”我奇怪的问道。

        几个团长都摇了摇头,罗萨想了想,对外面的哨兵说:“把卡德纳西班长叫来。”

        卡德纳西班长很快提着激光步枪就来了:“报到。”

        “哦,把你们班那个狙击手的事说一遍。”罗萨指了指我说道,卡德纳西一看是我,立刻笑着说:“今日凌晨3点24分,我们班里的一名狙击手,在值岗期间,突然向身后开枪,结果引起了不小的混乱。”

        “他为什么这么做?”朱莉关切的问道。

        “他说是……搞错了。”卡德纳西说道:“我当时就在他旁边,可我也感觉身后很近的地方,似乎有东西。”

        我笑了起来:“是不是还闻到了女人的香味?”

        卡德纳西不好意思的笑着说:“是啊,挺奇怪的。”

        “不用奇怪,你们做得很好,那就是敌人,射击后发现血迹了吗?”我问道。

        卡德纳西摇摇头:“没有,我带全班搜索过了,什么痕迹都没有。”

        “安吉拉?”朱莉问道。

        我点点头:“这女人,脑子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隐形出来搞侦查,还喷香水。”

        “这么说,她是为了方便自己混进来,才搞了这么个集市?”朱莉恍然大悟。

        卡德纳西突然把枪端了起来:“好像又闻到了,那香味。”

        “铁板烧!”杜美吼道,铁板烧哼了一声,抬起脚掌:“别急,你不让她进来,怎么抓?”

        吃货已经把门口堵上了,正呲牙看着一个角落。

        安吉拉立刻现出了踪影,她脸色很那看,依靠着指挥部的土墙,有气无力的说:“我是来找陛下的。”

        铁板烧过来闻了闻:“安全,没有武器,不过有烤肉味。”

        安吉拉苦笑了一下,撩开披风,腰侧的衣服有一片烧焦的痕迹:“被你们刚才说的狙击手打中了。”

        朱莉看了看罗萨:“给她处理一下。”

        罗萨点点头,扯开她腰间的衣服,看了一下伤口,摇了摇头:“皮肉伤,不过伤口完全碳化,只能由魔法师处理了,卡德纳西,叫军医来,给她注射麻醉剂。”

        难怪没流血,被激光枪打中,伤口都焦炭化了。

        我和罗萨把安吉拉驾到椅子上,罗萨递给她一个水壶:“你脱水了。”

        安吉拉似乎渴了很久,她立刻拿起水壶灌了大半壶,然后靠在椅子上,自嘲的说:“原来是香水。”

        特遣队的副连长还代理军医的职务,他很快给安吉拉打了一针,那是恶魔的麻醉剂。

        副连长看了看伤口:“很严重,最好让魔法师尽快来治一下,不然撑不了多久。”

        朱莉立刻联系萨妮,让她调一名宫廷魔法师来这里,宫廷魔法师看了看,挥手就给她治好了:“还得休息几天才行,她有点发烧。”

        安吉拉注射了麻醉剂后,本来很平静,突然剧烈的抖动起来,面具下的眼睛也恐怖的突兀着,然后她挣扎着说了几个词:“救……温妮……求……。”

        接着,她就口吐白沫昏了过去,这可把副连长吓了一跳,他赶紧检查注射器:“剂量没错。”

        那名魔法师想了想,突然给所有人施展起护身术:“是那个恶灵。”

        杜美瞪了一眼铁板烧:“有恶灵你怎么不说?”

        铁板烧挺委屈:“我又不知道。”

        吃货也极其平静的蹲在门口,似乎没有什么异常,看来地狱犬对恶灵没有任何感觉。

        我点点头:“大爷的,还敢找上门来!”

        朱莉询问那名魔法师:“有什么办法能看到?”

        宫廷魔法师摇摇头:“这得问猎魔公会才行。”

        我摆摆手:“好了,我们马上去比拉城,罗萨,这里离比拉城还有多远?”

        “21公里!”罗萨立刻说道:“请下达命令,我们随时待命!”

        我冲朱莉点点头,朱莉飞快的安排到:“立刻集合,前往比拉城!”

        “是!”罗萨立刻传达命令:“抛弃辎重,紧急集合!”

        我吓了一跳:“唉,辎重?”

        罗萨笑着说:“只是铺盖和食品,但是武器装备都在。”

        朱莉苦笑着说:“不用抛弃,我给你们移行网路卷轴。”

        我笑了起来,对其他人:“几位团长,你们抽调2个团,立刻向比拉城前进,哦,带上这位女士,务必保护她的安全。”

        “请您放心。”团长说道。

        特遣队的集结速度非常快,很快就跟我们到了比拉城外围,这里也有几个帝国军营地,不过防御方向,却是双向的,我们一到,他们就立刻把我们围住了,还有门子母炮正好指着这里。

        一名百夫长立刻带着人过来,他手里拿着个本子:“哪部分的?”

        罗萨掏出一张羊皮纸,打开后递给他,百夫长看了看:“是麦卡锡殿下的亲笔,你们这是穿的……”

        “这位是陛下。”罗萨笑着说,百夫长立刻敬礼:“陛下,向您致敬!”

        我点点头,没工夫跟他客套了:“过一会会有帝国军队抵达,你们配合他们,在城外待命,他们会带着一名受伤的女士,把她直接送进城主府。”

        宫廷魔法师也召集了等候在附近的同伴,与我们同行的魔法师把事情说了一下,其他魔法师都表示……没辙。

        我挥了挥手:“进城!”

        比拉城的城门是打开的,门口只有温妮的私军在盘查,我们一群立刻被拦住了,领头的看着我们:“你们是……”

        我看了看他:“我是卡罗·娜·丹克,你们的国王。”

        领头的愣了一下,又看了看我身后的人,瞪着眼睛说:“请、请通过吧。”

        我奇怪他的反应,刚走没两步,特遣队就立刻散开,成了战斗姿态,原因是刚才那个家伙慢半拍的大声喊道:“陛下来了!敬礼!”

        这一下,双方都吓得不轻,罗萨连长不好意思的擦了把汗:“解除警戒!”

        领头的脸上被顶了支激光步枪,正抬着手臂敬礼,结果眼睛一翻,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