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抖音吧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全能教师在线阅读 - 第446章 张北坤没

第446章 张北坤没

        “北坤,无论如何你要给我挺住!”曹正轩直直地看着道路前方,把车速提到了100码以上。这样的县道,100码已是极限。

        “我,我……”张北坤闭眼,而后又立即睁开眼来。

        “曹董,我来开吧。北坤有话跟你说。”付戴诚提示道。

        “让他坚持,一定要坚持!”曹正轩悲呛道,速度不减。

        “我估计很难坚持。”付戴诚哽咽道。

        “怎么会这样?”曹正轩不得不减速停车。

        付戴诚替换曹正轩开车。李志下车让出位置坐在了副驾驶座位置,曹正轩坐到了张北坤右手边。

        王新春打开了车内灯。后座座椅上,踩脚处都鲜红鲜红的。王新春一身也让血染红了。

        “曹……董吗?”张北坤眼珠子转动,视线定格在曹正轩脸上。

        “我在。兄弟,你怎么都要给我挺住。”曹正轩双眼蓄满了泪水。

        “我,我是……”张北坤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我只是,不,不放心……”

        “不放心你妈对不?不放心你妈就给我挺住,嗯?还有十分钟,最多还需要十分钟,就到医院了。”

        “我,”张北坤艰难地喘着气息,“我,你……”

        “北坤你放心,从今以后,你妈就是我妈。”曹正轩悲呛地咬着下嘴唇。

        “那,那我,我……”张北坤话未说完,头一歪,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北坤!北坤——”曹正轩痛哭。

        ……

        黄邬附近一座山脚下,徐俊东缩在路旁,打通了齐顺武的电话。

        “齐哥。”

        “你什么情况?”电话里传来齐顺武急切的声音。

        “我暂时是逃出来了。在黄邬北面一座山脚下。警察并没有追过来。我接下去怎么办,齐哥?”

        “怎么办?2千克的‘黄金’你不死也是死缓。他妈的,说了多少次了,赌可以碰,黄可以碰,就是不能碰毒!”

        “我现在满心后悔,就请齐哥给我想想办法。我不能死,我也不要一辈子在监狱里。”徐俊东祈求道。

        “你有搞清楚是什么情况吗?为什么省厅特种警察会来?”齐顺武问道。

        “那个张北坤是鬼!是曹正轩下的套。”

        “曹正轩?”

        “曹正轩带着瘟神,凶神和恶煞在地下赌场出现了。齐哥,你还是赶快给我想办法吧。我猜想马上就会下通缉令了。”

        “你再往去临县的方向走个把小时,我安排车子去接你。你只能出去躲躲。”

        “如果全国通缉,我往哪里躲?再说我也不能躲一辈子啊。”徐俊东绝望道。

        “我找我姑姑,看她有没有办法?先这么说。”齐顺武挂断电话。

        徐俊东气愤地向空中捶出去一拳,“曹正轩,只要我不死,你就给我等着!”

        ……

        九点一刻,刑侦大队。曹正轩和张雨桐在一起。

        “张北坤的尸体暂时还不能送回去,”张雨桐道,“有些事情还要待调查。”

        “根本就没有什么要调查的,就是我说的这种情况。”曹正轩道。

        “正轩,刑侦办案是要走程序的。不会那么简单。这么大一个案子,又惊动了省厅,每一个环节都会非常重视的。你耐心一点。”

        “我要尽快给北坤的姐姐和母亲一个交代。”曹正轩双眼通红。

        “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张雨桐将曹正轩的大手握在手里,“但是事情发生了,人死了,这已经是没法改变的事实。你也不要太自责,这是张北坤自己的选择。”

        “但是我默许的。雨桐,张北坤的死我付很大的责任。张北坤转到徐俊东队伍里去,一直到他进入徐俊东的核心团队,接触‘黄金’生意,我都没有想过让他撤出来。我只想着要将徐俊东的地下赌场端掉。”

        “正轩,你的出发点没错。我也清楚你撇开我们县公安局,利用你的关系直接和省厅联系,是怕徐俊东的触角伸进了我们公安局的内部。任何事情都可能会有万一的。就像我们警察的线人,也有出意外的时候。港台这一类的电影,你也看过。”张雨桐极力安慰曹正轩。

        “你这么说,我心里稍微好受一点,可我还是无法原谅自己。”曹正轩反手将张雨桐的小手握住,“情况调查得怎样了?”

        “袁队还在忙碌。不过已经和省厅特种警察队长对接好了工作。徐俊东召集过来的六个老板和姜裕兴由特种警察带去了省府,其他的人全丢我们县公安局处理。徐俊东的地下赌场已经全面查封。”

        “余勇剑呢?”

        “他已经被刑拘了。对了,你要抽点时间去给他‘解锁’。他浑身无力是你点的吧?”

        “是。”

        “正轩,有一个情况我要告诉你,余勇剑用的那把枪可能来自付戴诚。”

        “怎么跟付戴诚有关?”曹正轩诧异道。

        “是余勇剑交代的。说有一次械斗,付戴诚带了枪放在他摩托车的后备箱里。就在北郊。付戴诚被你救走了。摩托车丢在北郊。余勇剑有心,藏了这把枪。”

        “你这么说很有可能。我一会问问戴诚就知道了。徐俊东不知道去向吗?”

        张雨桐点点头,“特种警察因为不熟悉徐俊东,所以没有派人追查,等我们的人过去,追查他已经不现实了。不过,省厅会下发对徐俊东全国通缉的命令。”

        “那徐俊东也潇洒不了几天了。我奇怪的是,特种警察从出口进,他怎么就想到从进口出呢?他当时应该在大包厢里的。”曹正轩疑惑道。

        “袁队为这一点和队长交流过。队长问过姜裕兴,姜裕兴只说徐俊东出大包厢接电话,别的什么都不知道。”

        “那就是有人给徐俊东通风报信。这事情还是漏了。”

        “这件事你除了和你师父程垂范教授单线联系,还有谁知道?”张雨桐很专业地问道。

        “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张北坤转到徐俊东队伍里去,也没有第二个人知情。”

        “你不是带了付戴诚三兄弟去黄邬吗?”

        “我是让付戴诚召集的。那个时候已经六点钟了,而且我在电话里没有提及特种部队。付戴诚的女朋友洪美桂是徐俊东间接弄死的,我觉得没有这种可能。”曹正轩分析道。

        “如果是这样,那就是特种警察里头有鬼。”

        “这也太不可能了。我师父说特种警察直接向徐毅厅长负责!”

        “若是这样,那还有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呢?”张雨桐也迷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