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抖音吧 - 都市小说 - 将军的寒门小娘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七章 蹭吃

第一百零七章 蹭吃

        中午,赵家摆了两桌席,炕上一桌,地上一桌,菜色也极丰富的,都是些硬菜,大碗大碗的蒸扣肉,大盆大盆的炖肘子,还有炖鱼,香辣小炒鸡,红烧豆腐,小炒三鲜,豆皮炒肉,蒜叶炒鸡蛋......

        大大小小的碗啊盆啊的,堆满了整张整张的桌子,看得出来,赵家这回的招待很是周到,连珍娘,五妞这些算不上大人的小姑娘,也坐上了席。

        却没想到,到了摆桌子吃饭的时候,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我老蒋家孙辈的第一场定亲礼,我们老两口咋能不过来看看呢?”蒋老头对上一屋子阴晴不一的脸,笑着说道。

        蒲氏有些运着气的坐在那里没吭声,珍娘知道,她娘这是心里不痛快了,只是碍于这样的喜庆的场面不好发作。

        蒋老二也是皱着两条粗粗的浓眉,有些面上为难的神色。

        “是我们虑虑得不周到了,这事都怪我家这婆娘,这几天忙着给忘事了。今儿个原就该请老叔老婶过来的,对不住了啊!”

        赵石头他爹看着一屋子的静默,先开了口打了招呼,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已经是很照顾大伙面子了。

        偏这老爷子还不知道顺着台阶下的,言语间竟带了几分指责的意思,开口道,“三黑子,你也是活了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咋的连这点规矩事理都不懂了,我是二壮他嫡嫡亲的爷爷,这种大事上你们连个招呼都给我打一声,这走哪儿也说不过去吧。”

        三黑子是赵石头他爹的小名,不过,已经许久不怎么拿出来喊了,这会子再被老爷子这么一说,也是面上一红,很有些下不来脸的感觉。

        屋里别的人,见着这副情景,也是一个个的屏着呼吸,不知道该怎么应付的样子。

        一会儿,才有那处事活泛的,好像是他们赵家本家里的一个汉子站出来,圆乎了场面,道,“这不是难得碰上件大事嘛,忙忘了也是平常的事,既然老叔跟老婶都过来了,那赶紧就座吧,待会儿让石头他爹自罚两杯,算是给你老赔不是了。”

        如此,老爷子才撂了个脸,一副谁都欠了他一百两的样子,跑到那主位上坐了。

        那位子原本,今儿个是留给蒋老二他们坐的,偏这老两口一点自觉性都没有。

        珍娘见他们这样,忍了几忍,还是没忍住,开了口言道,“我爷不是最近病着呢嘛,都请了好几拨郎中了。这事是我们一早跟赵家说好了的,所以赵叔赵婶才没去请你们二老过来。”

        老爷子又闹病的事,在村里也不是啥不知道的事,珍娘就是想说,既然病了,你不躺在家里休养,跑出来瞎溜达干啥呢。

        蒋老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这死妮子以前看着闷不吭声的,怎么现在变得这么牙尖嘴利的。

        “我也这么说我家老头子来着,来的路上还在劝他来着。既然身子不好,就在家躺着。

        偏偏这老头子心搁不下,不管咋说都是我孙儿的大喜的日子,又是我们老蒋家孙子辈里的头一桩喜事。先前说亲的时候,就没知会我们一声,这会子来瞅上两眼,这心也能落下来了。”赵氏笑着说道。

        这言语里的意思,还有些暗怪了蒲氏他们的意思,连这等大事,都不知会他们知道,眼里哪还有什么老人啊。

        按着常理来说,赵氏这回挑理挑的是有几分说道的,孙子做亲了,肯定是要知会给老人知道的,只不过,这也得建立在家里的老人是真的关心子孙的婚姻大事的前提下啊。

        这两个老的明显就不是来显关心的,而是来找茬的,顺带着......

        珍娘冷眼看着那老爷子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桌上那大碗的炖蹄髈的样子,她是真的觉着丢人啊。

        明显就是来混吃混喝的呗。

        “好了,好了,这时辰也不早了,都落座吧,咱现在就开饭。她娘,去把咱家那坛子梨花白拿出来,我先给老叔老婶敬一杯。”

        赵石头他爹开始张罗了起来,这大好的日子,也不想大家伙坐在那里别着劲难看。

        话落,就看蒋老头第一个拿了筷子,那架势是早就等不及了。

        珍娘撇了撇嘴,也没打算再说什么,毕竟这样大好的日子,要是闹得太难看了,伤的还是她二哥的体面。

        因此,也没吭声,就顺着赵叔的意思去炕上坐了。

        按着庄户人家的习惯,他们女眷的席面摆在了炕上,珍娘挨了她娘坐着,旁边还有五妞,赵氏也跟她们一张桌子上吃饭,不过却没跟蒲氏抢着主座的位子。

        蒋老头坐在炕下地面上的那一桌,他老人家就那么老神在在的占了个主座,一等开饭,就忙不迭的吃了起来。

        “二哥,你咋一点眼力见都没有啊!咱爷最近身体不适,不大适合吃那荤腥太重的,赶紧把那肘子端到离他远点的地儿,免得吃太油腻了,到时候又伤了肠胃。”

        珍娘还没下筷子呢,只往那地上的席面上瞟了一眼,就看到老爷子站着个身子,两只手就要去捧了那一整个的肘子来啃。

        实在是有些看不过去眼去,当即出了声说道。

        蒋二壮十分配合的,把那一大碗的肘子挪到了那桌角边上,离着老爷子挺远的地方。

        “干啥玩意呢!我这上了年纪了,牙口不好,才要吃点这烂乎的玩意。”

        蒋老头最是护食的性子,而且他又惯爱吃肉,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油亮亮的大肘子离了他的眼跟前啊,顿时,有些发急的说道。

        “这一大把年纪了,也该知点数才好。不是总嚷嚷了胸闷啥的吗?大夫不是也说,要你吃的清淡一点。这肘子能碰吗?那么油乎乎的东西?别回头吃了难受,倒在这饭桌上,还不够给人添乱的呢!”

        蒲氏也是着实觉着蒋老头丢人,终于开口道,这话音里的语气也是挺不好听的。

        老爷子气得语塞,不过也没敢跟蒲氏犟声,他老人家心里门儿清的,这屋里谁好惹,谁不好惹的。

        “五妞,快把这盘子红烧豆腐给我爷端过去,这东西软烂,又不油腻。”珍娘憋了笑的说道。

        话落,就见那桌上也有那‘好心’的,帮着把他们那席面上的豆腐,也挪到了老爷子的面前。

        蒋老头看着自己面前的两盘豆腐,气得有种想要摔了筷子的冲动。

        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舍得。

        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坐了下去。

        不过,这老爷子怎么也不可能,真的去吃那两盘豆腐的,尽挑了桌上的大鱼大肉吃了。

        直至饭散,桌上还剩了些饭菜,尤其是他们地上那一桌,男人们就顾着喝酒了,菜都没怎么吃。

        当然,除了蒋老头除外,他老人家反正是一个劲的使了劲的猛吃,真真是吃了个肚圆。

        光这样也还不算,老爷子竟然临到最后的时候,还来了这么一出,“我家老大还躺在炕上没吃饭呢,我看这席上还剩了不老少菜呢。不如就给我带些回去,给他充个中午饭吃,省得这老多的饭菜搁坏了,到时候也是浪费。”

        这一举顿时就闪瞎了一众人的眼,这老爷子果真是脸皮厚到无敌了。

        自己过来蹭吃蹭喝的不算,还要连吃带拿的。

        “爷,你是不是脑子喝糊了,这啥天啊,都要十月份了,这些饭菜一时半会的放着也不会坏了去的。”珍娘对他说道。

        蒋老头在席上总共也没喝上一杯酒,就刚开始的时候,赵石头他爹敬了他一杯,也被他以身子不好,不适宜喝酒为由,给拒绝了。

        不过,珍娘还是这么故意说道。

        实在是,这老爷子的行为太跌份了,别人也不好说他,偏偏他还没一点自觉性的样子。

        “你个死妮子,这长辈在说话呢,你插什么嘴呢?你娘就这么教你的,半点教养半点规矩都没有了!”蒋老头瞪着个眼,跟要吃人似的,看着珍娘。

        “我闺女到哪儿都没人说她没教养没规矩。倒是有些人,年纪一大把了,还这么跑到别人家连吃带拿的,还要不要那张老脸了!”

        蒲氏终于是忍不住了,朝着老爷子开火了。

        眼看着,就要有吵吵起来的架势。

        赵石头他娘赶忙站出来劝和了说道,“今儿个这席上剩的菜确实是多了一些,我这就给老叔装点回去。我们家只这么几口人,一时半会的也吃不了这许多。”

        说着话的工夫,就去厨房拿了两个大海碗过来。

        “用不着再折腾个干净的碗,省得到时候多洗个碗,还得费水嘞!就拿这装肘子的碗,再在上头随便挑两样菜,也就差不多了。”

        蒋老头倒也不跟蒲氏吵了,转过头去,就指挥了赵石头他娘给他装菜。

        那整盆的大肘子,因为刚上桌的那一出,后来那一桌上,也没人再动筷子,还是完完整整的。

        这会子倒是因为老爷子的一句话,赵石头他娘只能全部的都给他端走了。

        珍娘看得牙都咬的疼了,真没见识过这样的人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