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抖音吧 - 玄幻小说 - 召唤之无敌世子殿下在线阅读 - 第37章 手段

第37章 手段

        世子殿下所说的带燕舞雪去降降火,自然不是使用某些人所想的那般邪恶方式去降火。

        当然,世子殿下的这种降火方式,也不见得有多正经。

        但是,管用。

        这一点,即便是燕舞雪都不得不承认。

        镇北王府。

        一座修建在地下的监狱。

        监狱中,阴森幽暗。

        冰冷的锁链,冰冷的囚具,冰冷的囚笼!

        即便有着灯光点亮这里,依旧是给人一种深入骨髓的森然感觉。

        如果你走进这里,就会明白,什么叫做大白天也会感到不寒而栗!

        这里,着实是一个降火的好地方!

        燕舞雪一来到这里,便已经感觉之前的怒火中烧,已经彻底只剩下透心凉了。

        燕舞雪心里甚至都感到害怕,如果秦尘把她关在这样暗无天日的地方,那才真的是让她生不如死!

        秦尘看了眼燕舞雪那张有些发白的俏脸,笑道:“怎么样?火气降点儿下来没?”

        燕舞雪没有说话,苍白的俏脸,冰冷的手脚,已经说明了一切。

        “参见世子殿下!”

        监狱中的一众狱卒皆是对着世子殿下恭敬行礼,头低着很低,目光不敢乱看,尤其是站在世子殿下身旁的那位美人,他们更是看都不敢看一眼,至于为何世子殿下带着一位美人来此,这就更不是他们该问的问题了。

        秦尘随意摆了摆手,问道:“人呢?”

        “启禀世子殿下,在最里面一层的囚牢。”一位领头的狱卒恭敬回应道,之前王爷已经吩咐下来,他们自然知道世子殿下来这里要找什么人。

        秦尘道:“带路!”

        然后这位狱卒长便在前面带起路来。

        秦尘和燕舞雪跟在后面,到现在燕舞雪都不知道这家伙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不过她知道肯定没什么好事,燕舞雪心里开始警惕起来。

        在那位狱卒长的带路下,很快,秦尘二人便来到了监狱的最后一层。

        这里更冷,更暗,更加让人不寒而栗。

        这一层的囚牢很大,呈现一个圆形,在圆形囚笼的四面墙壁上,都用铁链锁着一位位囚徒,这些囚徒皆是披头散发,浑身鲜血淋漓,衣服血淋淋的模样。

        囚牢中阴暗潮湿,真可谓是暗无天日。

        狱卒长打开囚牢的大门后,秦尘挥了挥手,狱卒长便自觉退下了。

        燕舞雪看着这座阴森可怕的囚牢后,已经是没了胆子进去,站在外面,不敢进。

        秦尘淡淡道:“我数三下,再不进去,你就永远住在这里。”

        燕舞雪自然还是走了进去。

        秦尘嘴角掀起一抹冷笑,慢悠悠走了进去。

        “啊!”

        刚走进来,还没有走两步,前面的燕舞雪便是陡然大声惊恐的尖叫起来。

        原来囚牢地面上的稻草中,有很多老鼠,一踩上稻草,里面的老鼠便全都被惊动,随即慢囚牢乱窜。

        一向养尊处优的公主殿下哪里见过这一番场面,自然吓得不轻。

        秦尘顺势上前将燕舞雪拦腰抱起。

        而惊吓万分的燕舞雪此刻哪里顾忌的了是世子殿下抱她,双脚能够离开老鼠乱窜的地面,才是最为要紧的,她的双手此刻同样也是紧紧环在秦尘的脖子上。

        与此同时,那些四周墙壁上晕死过去的一众囚徒,也是在燕舞雪的尖叫声下全部被惊醒,一个个低下去的头颅都渐渐地抬了起来,散落在面庞的头发自动分开,算是露出了几分清晰的面容。

        而一众囚徒睁开眼后,首先映入眼帘的自然就是镇北王世子抱着他们的公主殿下。

        而且,二人动作亲昵的很!

        这里的囚徒,自然就是燕国余孽!

        看清楚眼前的画面后,可想而知这些囚徒该是何等心情,那感觉,就跟你抓到自家媳妇儿偷汉子一般。

        “绿”意盎然,满满的绿感!

        被绿了是什么感觉?

        除了愤怒还能有其他情绪吗?

        所以,囚牢中,霎时间铁链嗤响,一众燕国囚徒疯狂挣扎,嘴里也是在疯狂咆哮着:

        “秦尘狗贼,你这畜生!快放开公主殿下!”

        “畜生!还不快放开公主殿下!不然等老子出去一定将你生吞活剥!”

        “我要杀你全家!”

        “………”

        原本幽暗阴森的囚牢霎时间咆哮声震天,一个个遍体鳞伤的燕国囚徒就是打了鸡血一样,那狰狞咆哮的模样如同妖兽一般可怕。

        女人莫不是天生就对男人有着致命的诱惑力?

        不然为何总有那么多男子甘愿为女人而死?

        听得囚笼中霎时间惊起的可怕咆哮声,此刻趴在世子殿下怀中的燕舞雪也是反应了过来,她也顾不得害怕了,目光开始认真打量起囚笼着这些披头散发不成人样的囚徒,她的瞳孔逐渐收缩,原本苍白的俏脸也是更加白了!

        她趴在世子殿下怀中,还把世子殿下抱得这么紧,而且还被一众跟着她出生入死的燕国人看到了,这……一旦被误会,她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了,而且这个无耻混蛋又怎么可能会错过如此挑拨离间的机会?

        等等……

        燕舞雪心头大惊,这个无耻混蛋把她带到监狱,莫不是特意为了将这一幕演给一众燕国囚徒看?

        燕舞雪想从这个无耻混蛋身上下来,然而有句话说得好,上床容易下床难!

        已经上了世子殿下的身,此刻想要脱身?

        可能吗?

        当然不可能。

        燕舞雪哪里挣脱地开,只听得抱着她的这个无耻混蛋此刻笑着说话了:“诸位,先不要这么激动,拜托你们先看清楚,是你们的这位公主殿下先抱我的好不好?”

        一众燕国囚徒皆是怔了怔。

        燕舞雪心头一沉,已经感觉情况不了。

        只听得秦尘继续笑着说道:“其实啊,你们也真的不用太过激动了,你们公主殿下也只是在你们面前抱了一下本世子而已,这有什么大不了的?要是你们知道本世子跟你们公主还做了其他事情,那你们不是要发疯?哦,对了,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其实,你们的公主殿下已经爱上了本世子,我们什么事情都已经做了,就是你们此刻想的那些事情,男人应该都懂!你们公主殿下,早就现身本世子殿下了。现在你们公主在王府中过着神仙一般的日子。我今日来此,就是为了劝说一番你们,不要再想着什么复仇复国了,你们燕国唯一的皇室血脉猫影公主都心甘情愿做了本世子的女人,你们说说,你们还苦苦坚持什么呢?又有什么意义呢?我觉得,你们应该向你们公主学习一下,看开一点,你们看,现在你们的公主殿下有本世子宠着,日子不比你们四处漂泊要过得好吗?”

        话到最后,秦尘还当着一众囚徒的面亲了一口燕舞雪,美人在怀亲吻,那模样可谓是亲昵的不能再亲昵了!

        “这……这……公主…你…你!!!”

        听得秦尘的话,再看得二人的模样,一众燕国囚徒都是失落万分,不复先前的狰狞疯狂,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时间,他们就像是一群失去信仰的人,活着是为了什么?

        他们是为了复仇复国!

        但是此刻他们的公主殿下都投到敌人的怀抱了,他们辛辛苦苦做了这么多,又有什么意义?

        一直以来的精神信仰,在此刻骤然崩塌!

        燕舞雪怒道:“你们不要听他胡说八道,我没有!我跟他没有发生任何事!”

        众囚徒一怔。

        秦尘笑着道:“公主,那你跟他们说句实话,本世子有没有看过你的身子?”

        燕舞雪瞳孔一缩,目光恶狠狠的,咬着银牙,一时间竟然无话可说,这个无耻混蛋当然看过!

        秦尘接着笑道:“而且,你们公主被带进王府这么长时间,你们相信你们公主殿下还是清白之身吗?”

        燕舞雪默然不语,她知道,她再说什么也都是无用了,女人在这一方面本就处于弱势。

        这一句话,无疑又瞬间戳中了众囚徒的心窝子!

        他们当然不相信!

        公主殿下这么漂亮,镇北王世子又是一个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公主怎么可能逃得过这个纨绔的魔爪?

        有些事,他们不愿意去相信,因为这样至少还可以抱有一丝希望!

        但是,当这件事亲眼发生在眼前,又怎么可能让人不信呢?

        就比如眼前抱在一起你侬我侬的二人!

        铁证如山!

        他们除了相信,还能怎么办?

        众囚徒心中最后一丝仅存的希望,无疑也被眼前之事给搞得彻底熄灭了。

        秦尘轻叹了一声,说道:“唉,本世子真替你们值得,公主殿下都这样了,你们还坚持有什么用,我要是你们我就投降把知道的全都给招供了,比如说京都中一些叛逆份子的下落,举报还能有奖赏,从此飞黄腾达,美人在怀,左右拥抱,何乐而不为,何苦在这不见天日的监狱中度日如年呢?算了算了,你们慢慢考虑清楚,本世子就不再多言了,你们公主最近闺房耐不住寂寞了,本世子去好好陪她一晚了!”

        听得这话,一众燕国囚徒面面相觑,内心动摇,有些意动了。

        秦尘嘴角掀起一抹冷笑,随即不再多言,抱着失魂落魄的燕舞雪径直离开了囚笼,动了心思,那么后续招供是迟早的事儿!

        一众亡国余孽,也敢刺杀他,找死!

        刚走出了囚笼没两步,秦尘便将怀中的这位尊贵无比的公主殿下随手给抛在了地上。

        燕舞雪趴在地上,眼眶泛红,就那么咬着红唇抬头盯着秦尘,过了许久,方才吐出一句话:

        “秦尘!你真的是心狠手辣!”

        秦尘半蹲着身子,伸出手捏着燕舞雪那雪白的下巴,冷漠道:“你当日设计刺杀本世子的时候,可曾想过自己又是何其心狠手辣?”

        燕舞雪无力趴在地上,默然无言。

        秦尘站起身,道:“你再不走,本世子就把你赏给这里的那些狱卒,他们可都是些粗人,刚才你也都见过,他们可没有本世子这般懂得怜香惜玉。”

        说完,秦尘径直抬腿朝着监狱外走去。

        燕舞雪迅速起身跟了过去。

        燕舞雪看着前面那道漠然的背影,她早已经是委屈地泪如雨下。

        “懂得怜香惜玉?你这无情之人!又何曾有半分怜过我?惜过我?”